<em id="rpqbsc369"><legend id="liaqcc769"></legend></em><th id="kgzulv823"></th><font id="tpimdv865"></font>
  •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深圳律師

    廣東威利斯人(澳门)律師事務所

    聯系人:邱小姐

    手  机:13316872536

    电  话:0755-89750818 

            0755-89896692

    传  真:0755-89750828

    邮  箱:hslg@huashang.cn

    网  址:www.huashangsz.cn

    地  址:深圳市龙岗区中心城龙福

            路榮超英隆大廈A座12層


    查看本所交通地圖和交通路線
    • 我要咨询律师

    重整程序中管理人的職責

    發布日期:2016-07-12 來源:澳门威利斯人

    重整程序中管理人的職責

                                                                                                陈东律师

    一、重整程序中管理人的指定

    由于破産管理人的指定屬于破産法總則部分,因此,盡管重整管理人與清算程序中管理人指定需求有很大區別,但法律規定和要求是一樣的。重整管理人的指定似應遵循破産法總則的基本規定,《企業破産法》第22條規定:管理人由人民法院指定。債權人會議認爲管理人不能依法執行職務,向人民法院報告工作,公正執行職務或者有其他不能勝任職務情形的,可以申請人民法院予以更換。指定管理人和確定管理人報酬的辦法,由最高人民法院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以法釋[2007]《關于審理企業破産案件指定管理人的規定》(以下稱《規定》)中進一步明確,指定管理人一般采取如下幾種方式,同樣也適用于重整程序中管理人的指定:

    (一)在管理人名冊中指定

    受理企業重整案件的人民法院指定管理人,一般應從本地管理人名冊中指定。指定的方式主要有:

    1.人民法院一般應當按照管理人名冊所列名單采取輪候、抽簽、搖號等隨機方式公開指定管理人(見規定20條)

    法院在審理企業重整案件時,也是采取這種方式指定的管理人。不可否認,隨機指定的方式,其優點是快捷、便利,易做到程序公開,最大限度地避免法院的主觀性;其缺點則是案件針對性不強。目前,管理人大多爲原從事破産清算工作的清算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這些中介機構幾乎均無從事重整管理人的經驗,管理人的隊伍也是良莠不齊。假如 隨機確定的管理人恰好又是業務水平薄弱的,那麽面對債權、股權、債務重組等的複雜商業運作,面對代表債務人企業訴訟、行使撤銷權等的法律事務,面對重整企業財産的保值、增值、財産的處分、財務報表制作等的財務管理事務,面對由管理人對債務企業執行重整監督或由管理人負責管理財産和營業事務等的經營管理事務時,該管理人就很難發揮其應有的作用,從而淪爲重整過程中的擺設。很多本應由管理人進行協調、處理的事務,最後不得不由法院、政府去協調,大大增加法院的工作量。

    2. 竞争方式

    對于商業銀行、證券公司、保險公司等金融機構或者在全國範圍有重大影響、法律關系複雜、債務人財産分散的企業重整案件,人民法院可以采取公告的方式,邀請編入各地人民法院管理人名冊中的社會中介機構參與競爭,從參與競爭的社會中介機構中指定管理人。參與競爭的社會中介機構不得少于三家。具體的評審方式與指定破産清算管理人沒有差別。

    3.推薦方式:

    對于經過行政清理、清算的商業銀行、證券公司、保險公司等金融機構的企業重整案件,人民法院除可以按照規定第十八條第一項的規定指定管理人外,也可以在金融監督管理機構推薦的已編入管理人名冊的社會中介機構中指定管理人。

    (二)指定清算組作爲管理人

    如前所述,企業破産案件和重整案件在一定情形下,人民法院可以指定清算組爲管理人。清算組爲管理人的,人民法院可以從政府有關部門、編入管理人名冊的社會中介機構、金融資産管理公司中指定清算組成員,人民銀行及金融監督管理機構可以按照有關法律和行政法規的規定派人參加清算組。(見《規定》18、19條)

    在目前,司法實踐出現一種傾向,一般重大疑難的破産案件,當然也包括重整案件,往往涉及到當地政府利益,在債務人出現經營或資金危機時,地方政府出于維穩或其他利益,已事先成立清算組進行接管。法院在受理破産重整後,一般徑行指定事先成立的清算組作爲管理人,以有利于破産重整工作和前期工作的銜接。

    管理人的選任在很大的程度上影響著破産重整程序能否順利進行,債權人的利益能否得到切實保護,破産重整程序中各種利益沖突能否得到妥善的解決。我國《企業破産法》規定,管理人由人民法院指定。管理人可以由有關部門、機構的人員組成的清算組或者依法設立的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破産清算事務所等社會中介機構擔任。即可以擔任管理人的是清算組和中介機構。

    當一些支柱企業出現危機後,當地政府會從政府各部門抽調相關人員組成清算組來處置危機發生後企業出現的方方面面的狀況,有的甚至還會將當地法院的相關人員納入到該清算組中。在法院受理公司重整案後,當地政府會要求以該清算組作爲管理人。其成員主要由政府各部門的工作人員組成,如以清算組作爲管理人,其優勢是,當債務企業出現需要政府協調的事項時,管理人可以利用其政府身份,較容易協調解決問題,尤其是一些上市公司重整案,清算組組長一般爲當地政府負責人或是主管副市長、政府重要部門如發展政策委、金融監管部門、工商稅務、公安部門負責人都屬于清算組組成人員。但其劣勢也是顯而易見的,清算組的成員不具備處理破産重整事務的專業能力,加上這些人員本來就有各自的公務,屬于臨時性指派,使得其很難專心、高效地完成重整中的各類事務。況且,在重整程序中,假如 重整期間負責營業事務的是管理人時,管理人不僅需要財務方面的知識,尤其需要經營管理方面的特殊才能,這是由政府機關工作人員組成的清算組所不能完成的。即使負責重整期間營業事務的是債務人,管理人也有監督職責,假如 重整涉及到股權調整、債務重組等一系列重組事項,則管理人對財務和法律方面的能力要求更高。因此,重整案件審理中,受理法院要根據實際情況,即使指定清算組作爲管理人,假如 清算組中僅有政府職能部門,缺乏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等專業中介機構,也應該在指定管理人對增加法律、財務中介機構,以加強管理人在法律、財務上的力量。當然,在現階段無法回避政府組成清算組的情況下,爲充分發揮政府積極介入破産重整的積極性,發揮其協調功能,比較兩全齊美的方式是,政府在組成清算組時,就有意識地吸收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作爲財務、法律顧問介入清算工作,爲後續破産重整把好財務關和法律關,也可以以清算組名義直接聘請律師事務所和會計師事務所作爲法律、財務顧問。

    二、管理人的更換

    與破産清算管理人一樣,指定的管理人發現自己與重整案件有利害關系,符合《規定》第二十三條、第二十四條規定情形或有其他利害關系不宜擔任管理人的,應當主動申請回避並向法院書面說明情況,由法院作出是否更換管理人的決定。債權人會議也可以申請更換管理人。人民法院在管理人存在一定情形時,也可以依職權更換管理人。管理人的更換屬于對重整管理人的監督。

    目前,由于法律在重整監督人制度的設計上存在缺失,法院在實務中,只能充分發揮司法能動作用,與債權人、債務人、債權人委員會一起定期對重整企業進行工作檢查和指導,發現問題責令改正。但這種監督很難做到深層次的監督,很可能最後流于形式。因此,法院在重整程序中的中立地位,決定了它不宜過于主動地參與重整程序的具體進行,所以,法院的監督僅限于“消極監督”(事後監督),即當利害關系人向法院提出申訴時法院才得以采取措施,糾正管理人的行爲或解除其職務。這種消極的事後監督有被動和滯後的特點,它往往是以一定的損失爲代價,不利于及時糾正重整中的不當行爲,以避免損失的發生,這將大大降低重整的成功率。

    三、管理人在重整程序的職責

    關于管理人法律地位在破産法理論界有職務說、代理說、破産財團代表說、管理機構法人代表說等。英美法系國家則持“破産受托人”理論。盡管作爲司法實務,討論該問題的意義並不重要。但對這個問題,繼續深入進行理論探討確實又是必要的,因爲其有助于考察和解決管理人與債務人、債權人之間是何種法律關系?管理人管理、處分破産財産的權利來自何處,權利義務如何界定。

    按照我國《企業破産法》的規定,管理人除履行總則部分第25條的職責外,即:(一)接管債務人的財産、印章和賬簿、文書等資料;(二)調查債務人的財産狀況,制作財産狀況報告;(三)決定債務人的內部管理事務;(四)決定債務人的日常開支和其他必要開支;(五)在第一次債權人會議召開之前,決定繼續或者停止債務人的營業;(六)管理和處分債務人的財産;(七)代表債務人參加訴訟、仲裁或者其他法律程序;(八)提議召開債權人會議;(九)人民法院認爲管理人應當履行的其他職責。

    在重整程序中,管理人的職責有以下幾個方面:管理人可負責管理財産和營業事務,也可由債務人在管理人的監督下自行管理財産和營業事務;重整計劃草案由負責管理財産和營業事務的管理人或債務人提出;當部分表決組未通過重整計劃草案的,債務人或管理人可以與未通過重整計劃草案的表決組協商;假如 由管理人提出重整計劃草案的,管理人有義務向債權人會議作出說明,並回答詢問;在重整計劃監督期內,債務人須向管理人報告重整計劃執行情況和債務人財務狀況;管理人可申請延長重整計劃的監督期限,並須在監督期限屆滿時向法院提交監督報告。換言之,管理人主要履行兩大類的職權或職責,一是破産法所規定的職責,包括法律規定直接由管理人行使的職權,以及作爲債務人企業代理人行使的職權。第二是,作爲監督者,須對債務人自主經營以及重整計劃執行的有效監督。由于重整中的企業因無法有效管理自己的財産,甚至面臨衆多法律訴訟和糾紛,已無法有效行使自己的財産權利和經營能力,只有經法院指定的管理人方能搭建利益矛盾對立多方的溝通橋梁,進行資源重整、組織創新、債務和解,提升競爭力、化解破産危機的目的。其二,作爲監督者。從重整監督程序設置的角度來說,管理人作業重整監督人派生于法院在重整程序中的監督職能,是法院監督職能獨立化專業化的産物和表現。

    《企業破産法》規定,經人民法院批准,債務人可以在管理人的監督下自行管理財産和營業事務。在重整計劃規定的監督期內,由管理人監督重整計劃的執行。這是我國《企業破産法》關于重整監督機制的設計。此時,管理人的角色是一個監督者。它不僅作爲法院的司法職能延伸,代替法院履行監督職能,而且還應當是重整企業的獨立監督機構。因此,重整監督制度是重整制度中的重要內容,在整個重整程序中的作用無可取代。科學而完備的重整監督制度的設置,可以保障重整程序公正而高效地進行,保護相關利益主體的合法權益免受不法侵害,從而大大提高重整的成功率。但是,我國《企業破産法》上的重整監督設計還不夠成熟、不夠完善,它未規定管理人擔任監督人時的具體權限以及履行監督職責時的具體程序,實踐中缺乏可操作性,這樣的制度設計很難發揮其應有的制度功能。

    實務中,法院就遇到了債務人自行重整時,管理人的具體監督職責沒有法律規定的尴尬局面。此時,法院只能充分運用《企業破産法》就管理人職責中的兜底條款,即“人民法院認爲管理人應當履行的其他職責”。同時,大量借鑒公司法以及公司治理結構的原則和精神,由此明確管理人在企業重整期間具體的監督權限及職責。同時,我們可在《企業破産法》的司法解釋中進一步加以吸收、利用。

    我國《企業破産法》專章規定了管理人的産生、資格、職責、監督等內容,建立了我國破産法中的管理人制度。最高院還出台了《關于審理企業破産案件指定管理人的規定》,對管理人制度作了進一步的完善。但司法實踐中發現,由于上述管理人制度規定得過于原則,缺乏可操作性,使得法院在指定管理人、明確管理人工作職責等過程中遇到很多問題,尤其在重整案件的審理中困難重重。

    1.管理人對重整企業的監督權

    包括:重整過程中,重整企業重要行爲,應當獲得管理人事前許可,重要行爲主要指營業行爲以外對企業財産的處分、企業業務或經營办法的變更、借款、重要或長期性契約的訂立或解除、進行訴訟或仲裁、抛棄或讓與企業的權利、處理他人行使取回權或解除權及抵銷權事件、企業重要的人事任免等;對重整企業不當行爲的質詢權等。

    2.管理人對重整企業高管人員的監督權

    包括詢問權與查閱權。詢問權主要指管理人有權就企業業務或財務狀況及企業的其他經營管理情況向公司高管進行詢問,後者有如實告知義務。查閱權主要指管理人有權查閱公司的賬冊、文件、業務報表以及其他與企業經營有關的重要文件,以便于了解企業重整的真實狀況。對于不稱職的高管,管理人可建議重整企業予以解聘。當然,法院也明確指出,管理人在行使監督職能時,應當對企業的商業秘密負有保密義務,如泄露應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3.管理人對關系人會議的監督權

    關系人會議的組成人員成分複雜,包括股東、擔保債權人、勞動債權人以及普通債權人等,不同類別的關系人之間甚至同類別的關系人之間經濟實力對比懸殊。實踐中,經常會出現大債權人利用表決權優勢惡意排擠小債權人的情況。管理人可以通過召集和主持除第一次債權人會議之外的關系人會議的方式,對關系人會議表決的合法性及是否發生嚴重侵害利害關系人合法權益進行監督。

    四、對管理人的監督

    重整程序的效率與公平,不僅要依賴管理人自身的品質和專業水准,而且要依賴監督機制的健全。公司破産重整案件所涉當事人衆多,社會關系複雜,涉案財産數額巨大,利益沖突嚴重,且管理人在重整程序中擁有廣泛的職權,這些職權的行使與債權人、債務人、股東及其他相關權利人有著千絲萬縷的利害關系,這種利害關系足以影響管理人執行其職務的公正性和客觀性。[1]因此,建立科學合理且運作有效的監督機制,對于防止管理人濫用職權,確保公司重整程序的公平與效率具有重要意義。

    (一)、我國目前破産重整中對管理人實施監督的情況

    針對管理人擔任經營者的情形,我國目前主要由法院、債權人會議和債權人委員會對其行爲進行監督。法院既是公司重整案件的審理者,又是重整程序的監督者,一方面,法院代表國家和社會利益參與到重整程序中來,爲了實現重整的社會價值,必要時法院可以動用國家強制力對權利人的權利行使進行限制;另一方面,法院又扮演一個中立而公正的裁判者,運用重整立法對重整債務人和債權人利益進行公平保護。法院的主導地位貫穿于重整程序的始終。具體而言,法院對管理人的監督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其一,管理人由法院指定成立,管理人辭去職務應當經法院許可;其二,管理人執行職務,應當向法院報告;其三,管理人的某些行爲須經法院同意,如在第一次債權人會議召開之前,管理人進行對債權人的利益有重大影響的財産處分行爲的,應當經法院許可,管理人聘用必要的工作人員也需經過法院許可;其四,管理人的法定職責除企業破産法明確列舉之外,還包括法院認爲管理人應當履行的其他職責;其五,管理人的報酬由法院確定;其六,管理人在履行職責過程中與其他主體發生的爭議,由受理破産案件的法院解決。如管理人在編制債權表、勞動債權清單,對外追收財産,確認取回權、抵銷權時對相關當事人發生爭議的,由受理破産案件的法院通過訴訟的方式解決。當然,這也是法院在破産重整程序中行使審判權的體現。

    在破産重整實務中,要特別把握好法院對管理人的監督程度。一方面,我們要避免出現在企業破産法體制下,管理人行政色彩過濃,法院監督力度薄弱,管理人在處理重整事務時“先斬後奏”,脫離法院監督的情況,特別是對由政府部門工作人員組成清算組作爲管理人的案件;另一方面,我們也要防止管理人過于依賴法院,事無巨細都向法院請示,都要法院批准的情況發生,甚至由法院越俎代疱處理重整事務。破産重整案件,法律關系複雜,事務繁多,如管理人在執行職務時事事報請法院,甚至由法院代替管理人作決定,勢必嚴重影響破産重整工作的效率和進度

    法院對管理人行使經營管理權的監督主要表現在法律中直接規定了對經營權利的具體限制,明確列舉了一些事項需要報告法院或者經過法院的許可。盡管如此,面對現實中複雜多變的情況,法律條文還是顯得過于簡單和寬泛,加之法院審判審判任務繁重,自身業務水平的限制,很難對重整期間的具體法律和會法律事務包括重整人的繼續營業、財産處分等等複雜而專業性的活動實施詳盡周到的監督。

    債權人會議和債權人委員會對管理人的監督主要體現在我國《企業破産法》的第22和23條上。《企業破産法》第22條第2款規定,債權人在監督管理人的過程中,認爲管理人不能依法、公正執行職務或者有其他不能勝任職務情形的,可以申請法院予以更換。第23條規定,管理人依照規定執行職務,要接受債權人會議和債權人委員會的監督。另外,管理人還應當列席債權人會議,向債權人會議報告職務執行情況,並回答詢問。債權人委員會執行職務時,有權要求管理人、債務人的有關人員對其職權範圍內的事務作出說明或者提供有關文件。管理人實施第69條所列行爲,也應當及時報告債權人委員會。這些規定爲保護債權人利益提供了重要保障。要充分發揮債權人會議的監督作用,必須確保債權人會議的正常召開。對于重整案件來說,雖然其債權人衆多,債權人會議的組織工作比較複雜,工作量也比較大,但是,對于重大事項依法需要經債權人會議表決通過的一定要提請債權人會議決定,而不能由管理人代爲決策或故意怠于召開甚至不予召開債權人會議。同時,在召開債權人會議前一定要提前做好准備工作,如在重要媒體上發布開會公告並盡量直接通知到所有已知債權人等。至于召開債權人會議的方式並不必然要求每次都是現場開會,在某些特殊情況下可以有所變通,如債權人會議的議題很少且比較簡單,爲了節約時間和費用開支,可以通過書面形式征求全體債權人意見的方式召開債權人會議,以有利于實現對管理人的監督。

    雖然各國(地區)破産法都設置有債權人會議作爲所有債權人的共同意思機關,並對重整程序的重大問題進行決議,但由于債權人會議是由所有債權人共同組成的,人數衆多,要充分實行集體共同監督實際上存在著困難。同時,債權人會議又是非常設機構,不可能對重整程序中出現的問題進行及時有效的監督。特別是在債權人會議閉會期間,僅僅由法院監督管理人的活動,難以保護債權人團體利益。因此,爲兼顧實際需要,在重整程序中,除了債權人會議之外,可以確定常設的監督機構,對管理人進行日常監督。

    依據《企業破産法》的規定,債權人會議可以決定設立債權人委員會,在債權人會議閉會期間,由債權人委員會負責對管理人的日常監督工作。債權人委員會作爲債權人會議的常設機構,其優勢在于便利債權人充分行使監督權,增加債權人權利維護的可能性,避免因制度和組織缺陷而導致的權利行使缺位,同時能夠及時與管理人溝通,增加信息的透明度,促使管理人積極履行職責。對于上市公司破産重整案件來說,由于上市公司債權人衆多,債權人會議不能頻繁召開,無法由債權人會議經常性地行使監督權,因此,可以根據需要設立債權人委員會對管理人進行經常性的監督。

    根据《企业破产法》的规定,债权人委员会行使如下监督权:一是监督债务人财产的管理、处分与分配。二是管理人在实施对债权人利益有重大影响的财产处分行为时应报告债权人委员会,包括但不限于:涉及土地、房屋等不动产权益的转让;探矿权、采矿权、知識産權等财产权的转让;全部库存或者营业的转让;借款;设定财产担保;债权和有价证券的转让;履行债务人和对方当事人均未履行完毕的合同;放弃权利;担保物的取回等。三是债权人委员会有权要求管理人对其职权范围内的事务作出说明或者提供有关文件。四是管理人拒绝接受监督的,债权人委员会有权就监督事项请求法院作出决定。五是债权人委员会可以提议召开债权人会议,并行使债权人会议赋予的其他职权对管理人进行监督。

    我們認爲,對于債權人會議及債權人委員會的監督,需留意以下幾個問題:其一,債權人會議及債權人委員會對管理人的監督權是法律賦予的,但其最終需通過法院實現,例如,債權人會議認爲管理人存在不能依法履行職務的行爲可以申請法院更換管理人,但無權自行更換,債權人委員會在履行監督權受阻時也需通過請求法院作出決定要求管理人接受監督,而不能自行采取措施。其二,債權人會議、債權人委員會對管理人的監督,不等于個別債權人對管理人的監督。個別債權人只有通過債權人會議、債權人委員會行使監督權,而不能直接對管理人行使監督權。否則,容易造成個別債權人意志淩駕于債權人會議之上,以致幹擾管理人工作甚至使管理人淪爲個別債權人達到個人目的之工具的不利後果,但法律同時也應當維護單個債權人的合法監督權利,這個問題,我們在下面將要談論到。。其三,由于破産重整案件事務衆多,爲了加強債權人委員會對管理人的監督,法院應要求管理人定期向債權人委員會通報重整工作進展情況。同時,對于重整程序中發生的重要事項,管理人也應當及時向債權人委員會通報。

    (二)債權人單獨行使監督權實務

    雖然破産法上規定了債權人會議和債權人委員會對管理人的監督權,但是對于債務人的其他利害關系人,包括公司職工、公司股東和公司原管理層卻沒有被賦予對管理人進行監督的權力。至于破産程序中最有利害關系的當事人—債權人個體,也需要通過債權人會議或債權人委員會行使監督權利,債權人會議也僅有向人民法院申請更換破産管理人的權利,最終的決定權仍然在法院手中。可以說,對管理人的監督沒有特別考慮和維護廣大債權人利益,也沒有擺脫以法院爲主導的模式。

    破産程序有衆多利害關系人的參與,各利害關系人之間往往存在著一定的利益沖突,對于債務人來說,各債權人在破産中有權要求其已全部財産來償還債務,出于個人利益的考慮,債務人可能出現隱瞞財産價值或其他不公正償還的情形;對于債權人來說,在財産不足清償全部債務時,各債權人爲獲取優先于他人的利益,有從事惡性競爭或者破壞破産財産價值機構的傾向性,其結果必然會造成對債權人利益的侵害。債權人對管理人有效監督的目的是保證按公正有序的方式完成債務人資産的處理和分配,有助于破産順利進行,從而一定程序上避免不必要的訴訟的發生,並且在全面、公平的監督之下,才能相對有效地維護廣大債權人的合法權益。

    綜上,從我國的國情以及破産法的價值目標出發,債權人監督應當具有兩個鮮明特征,第一,債權人監督具有內在積極性,第二,債權人監督囿于自身利益,不具有中立性。。

    第一,債權人監督沒有一個常設監督機構。在我國破産的監督機制中,監督主體有債權人會議、法院等。但是,如前所述,債權人是利害關系人,其監督的公正性在某些場合會受到質疑,同時,每個債權人利益也未必相同,擔保債權和普通債權,共益債權和非共益債權,工資債權和普通債權之間,存在不同的利益訴求。而法院是國家機關,有自己的日常工作,沒有精力對破産事務進行全面的監督。而法律僅規定債權人會議有監督權,但單個債權人行使監督權的程序,條件以及救濟方式還缺乏有操作性的細則。

    第二,由于債權人利益不是中立的。破産法和破産法律制度規定監督權是爲平衡和協調破産過程中的各方利益和矛盾,保證破産程序的公正有序進行而成立的。債權人與破産案件之間具有直接利害關系,天然的代表自己一方利益。假如 其不能正確履行監督職責時,將自身利害關系與監督權混淆在一起,甚至帶有自身的利益訴求和目的。此時,法院對它的審查,就應當慎重進行,應當聽取管理人的辯解理由,必要時,法院應當組織聽證,以確保債權人監督工作不偏不倚、公正的進行。

    第三,債權人監督的內容是對破産日常事務的監督。貫穿于整個破産重整程序,其監督職責是對破産日常事務進行監督,包括管理人對破産財産的清理、分配方案、破産中其他主體與破産有關的行爲等,對破産事務要進行不間斷的、主動的監督,直至破産終結。在破産程序進行中,破産管理人履行職務過程中,假如 債權人認爲破産管理人沒有勤勉盡責或者有損害破産企業財産和利益的行爲時,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異議。在提出異議時,應當說明理由,並提供相應的證據。人民法院對異議進行審查,假如 理由成立,則撤銷管理人的行爲,假如 情節嚴重的,可以更換管理人。假如 異議不成立,則書面說理理由,予以駁回。當然,假如 債權人認爲決定錯誤的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複議。

    (三)完善破産重整中對管理人監督的建議

    1.擴大實施監督權的主體範圍,構建適當的外部重整監督機制

    我國破産法設計的在重整中對管理人的監督方式,主要是以人民法院爲中心,輔之以債權人會議、債權人委員會的監督模式。但是,實際操作的情況需要對這樣的制度安排做進一步的修改和完善。筆者認爲,首先要擴大實施監督權的主體範圍。在重整過程中,公司債權人、職工、公司股東和公司原經營層對破産財産具有直接或間接的利益關聯,把監督權賦予多元主體既有利于個利害關系人權利的保護,同時又可以促進其進行有效的監督。其次,在當前市場經濟條件下,對于管理人實施經管權的監督應當更多體現市場經營爲主導的模式,在多方利益主體的沖突中構建權力制衡機制進而實現對破産管理人權力的有效監督。最後,應當建立適當的外部監督機制,由專門監督機構負責重整程序的監督工作。一般來說,重整監督機構的成員由法院從對公司業務具有專門學識及經營經驗的自然人或法人中選任,且必須與重整公司無利害關系。實務中,常以律師、會計師或相關金融機構擔任者居多。在重整過程中,重整監督機構的主要職責是監督營業機構執行職務,假如 發現營業機構有違法或者不正當行爲時,可以申請法院解除其職務。另外,重整監督機構類似于公司常經營時的監事會,因此,重整監督機構同樣負有留意義務和忠實義務,如因其行爲給公司帶來損失,必須承擔賠償責任。

    2.完善破産管理人的選任和退出機制

    在指定管理人的過程中,法院應該更多地征求債權人的意見。在充分尊重各方意思的情況下,引入管理人競爭機制,讓有關單位、中介機構針對個案出具完整的工作預案,並在工作預案和其他方面的條件都基本符合個案管理人工作實際要求的基礎上,選出兩類專業中介機構,第一類以財務見長的會計師事務所,另一類是以法律知識見長的律師事務所,兩類專業機構進行結合。再通過公開搖號的方式,來確定具體案件的管理人。在設計破産管理人退出機制時,應當考慮保證多方利害關系人對破産重整程序進展情況的知情權,並且當面提出質疑的權利,從而促進破産管理人能夠對破産重整程序進行積極關注並且履行其應盡的職責。這不僅因爲破産管理人的報酬來源于破産財産,而且也應當是破産管理人的職責所在。

    3.實現破産管理人的職業化

    我國破産管理人制度才剛剛建立,其職業化程度尚不高。在我國正在努力建議社會信用體制的大環境下,我國應當建立破産管理人資質和信用數據庫,把破産管理人曆次履行職責的情況和客觀公正的評估結果記錄在案,以供人民法院在選聘任用時作爲依據並且供所有債權人參考。在職業信用體制的約束下,真正的實現破産管理人職業化,實現職業破産管理人市場的優勝劣汰。澳门律師



    [1] 參見湯維建:《破産程序與破産立法研究》,人民法院出版社2001年版,第294頁。

    返回

    相關標簽:威利斯人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