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rpqbsc369"><legend id="liaqcc769"></legend></em><th id="kgzulv823"></th><font id="tpimdv865"></font>
  •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深圳律師

    廣東威利斯人(澳门)律師事務所

    聯系人:周小姐

    手  机:18126265366

    电  话:0755-89750818 

    传  真:0755-89750828

    邮  箱:hslg@huashang.cn

    网  址:www.huashangsz.cn

    地  址:深圳市龙岗区中心城龙福

            路榮超英隆大廈A座12層


    查看本所交通地圖和交通路線
    • 我要咨询律师

    重整計劃的制作、表決、批准

    發布日期:2016-07-12 來源:澳门威利斯人

    重整計劃的制作、表決、批准

                                                                                               陈东律师

        重整計劃,是爲了實現債務人重生的目的,由債務人、債權人和利害關系人達成的對各方利益重新作出的安排,是各方當事人之間利益的讓步與妥協,是對債權債務等利益安排達成的一種和解。重整計劃草案是在重整申請被人民法院受理之後,應在在法定期限內必須提交的文件,重整計劃的制定與審批是重整程序能否順利進行的核心環節。整個重整程序都是圍繞重整計劃的制定、表決、批准等進行。

    一、重整計劃的一般內容

    《企業破産法》第81條規定:“重整計劃草案應當包括下列內容:(一)債務人的經營方案;(二)債權分類;(三)債權調整方案;(四)債權受償方案;(五)重整計劃的執行期限;(六)重整計劃執行的監督期限;(七)有利于債務人重整的其他方案。”因此,根據法律規定,重整計劃草案包括以下七個方面:

    (一)債務人的經營方案。債務人的經營方案是挽救債務人企業的具體經營策略,是維持債務人財産的價值和保證債務人未來市場前景的重要方面。債務人的經營方案是否具有可操作性,是債權人和其他利害關系人能否認可和肯定重整計劃草案非常重要的因素。經營方案一般包括企業組織機構、管理架構的調整;經營規模、結構、範圍的調整;融資計劃,包括引入新的投資方、增資擴股、發行公司債權、債轉股等;職工的裁減計劃等。債務人的經營方案不僅涉及法律問題,而且涉及商業判斷,十分複雜,特別是債務人的資産重組和出資人權益的調整事項,以下將單獨敘述。

    (二)債權分類。重整計劃中通常對于不同類別的債權人的債權調整方案是不同的,重整計劃的表決也是采取分組表決的方式。具體來說,根據《企業破産法》第82條的規定,在重整計劃中應對債權作如下分類:①優先受償債權,即對債務人的特定財産享有擔保物權或者法定優先權的債權,例如工程款債權。②勞動債權,即債務人所欠職工的工資、醫療、傷殘補助、撫恤費用,所欠的應當劃入職工個人賬戶的基本養老保險、基本醫療保險費用,以及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應當支付給職工的補償金等對職工所産生的債權。③統籌社會保險債權,即債務人欠繳的統籌賬戶的社會保險費用所産生的債權。④稅款債權,即債務人欠繳的稅款債權。⑤普通債權。上述債權之外的其他債權。⑤小額普通債權,重整計劃可以根據實際情況,將小額普通債權單獨作爲一組進行表決。重整計劃通常會根據這類債權的特點對債權的清償比例、清償期限等作出特別安排。

    (三)債權調整方案。

    由于債務人的資産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爲使債務人能繼續存續下去,必須對債權進行調整,包括減少本金、減免利息、延期清償等。在債權調整過程中應留意以下幾點:

    ①對特定財産享有擔保權或者法定優先權的破産別除權人的利益不受損害。因爲假如 進入破産清算程序,通過對擔保物進行拍賣清償債權,別除權人的利益能得到保障。因此,在債權調整方案中,假如 要求對特定財産享有擔保物權或者法定優先權的債權人不對特定財産行使有關權利,而接受貨幣或者債務人的其他財産受償,至少需保證別除權人受到與擔保物的價值相當的清償。

    擔保債權人對設定擔保的特定財産享有優先受償的權利。擔保債權在擔保財産評估報告確定的評估價值範圍內優先受償。若擔保財産的評估價值不足以清償所對應的擔保債權,則該筆擔保債權未受清償的部分轉爲普通債權按照本重整計劃草案規定的方案受償。若擔保財産的評估價值超出所對應的擔保債權金額,則超出部分不屬于該擔保債權人享有優先受償權的範圍。

    ②統籌社保債權不得調整。《企業破産法》第83條規定,重整計劃不得減免債務人欠繳的本法第82條第1款第(2)規定以外的社會保險費用,即債務人欠繳的應當劃入職工個人賬戶的基本養老保險、基本醫療保險以外的保險費用。該項費用的債權人不參加重整計劃草案的表決。

    ③對勞動債權和稅收債權的調整。在破産重整中,對勞動債權和稅收債權一般應全額清償。但是假如 債務人的資産不足以清償在先清償的債權,對勞動債權和稅收債權的清償比例不低于債務人破産清算時債權人可能達到的清償比例時,在勞動債權人組、稅收債權人組通過該調整方案時,也可以對勞動債權和稅收債權進行調整。

    ④對普通債權的調整。債權調整方案主要是對普通債權的調整。對普通債權進行調整的基本原則是保證其獲得的實際清償比例不低于破産清算時的清償比例。對普通債權的調整,必要時可以對小額普通債權組適當提高清償比例。因爲小額債權組如10萬元以下的債權組,在清償率很低的情況下,債權人能獲得的清償尚不足以支付申報債權産生的費用,對于他們來說,重整與破産清算沒有實質性的差別,而同意重整方案還相當于達成了對債務人減免債務的和解協議,需由責任人承擔一定的責任。因此,小額債權組通過重整計劃草案的可能性較低,影響整個重整程序的推進,也容易引起小額債權人的不滿,引發妨礙重整甚至觸及社會不穩定的不利因素發生。但是對小額債權組適當提高清償比例,不得損害其他普通債權人的合法權益,對于普通債權組中的非小額債權,與小額債權組相同的債權額部分應與小額債權組保持相同的清償比例。對于超過小額債權標准的債權額部分則應根據債務人的資産情況確定清償比例。

    ⑤未確認債權的處理。未確認的債權可細分爲依法申報及未依法申報的債權,其中已依法申報但在破産重整企業重整程序中尚未得到確認的債權,在得到法院依法裁定確認後,按照相關法律、法規和司法解釋及本重整計劃草案規定的同類債權的認定和現金清償標准予以清償。未按照《企業破産法》規定申報但仍受法院保護的債權,在重整計劃執行期間不得行使權利。在重整計劃執行完畢後,債權人可以按照相關法律、法規和司法解釋及本重整計劃草案規定的同類債權的認定和現金清償標准向破産企業主張權利。

    ⑥破産費用和共益債權。破産費用主要包括人民法院重整案件受理費、管理人執行職務的費用、管理人聘請審計機構的費用、管理人聘請評估機構的費用、管理人聘請拍賣機構的費用、管理人聘請財務顧問的費用以及管理人報酬。破産費用的最終金額以實際發生的結果爲准,由破産企業隨時清償。破産企業因繼續履行合同以及重整期間持續經營等原因産生的共益債務,根據實際發生的結果由破産企業隨時清償。

    (四)債權受償方案

    債權受償方案是債權人得以清償的具體办法、方式,包括清償債權的資金數額和數額,債權清償的期限,債權清償的具體時間、地點,債權清償的方式是現金清償還是實物清償,是分期分批清償還是一次性清償等等。

    (五)重整計劃的執行期限

    重整計劃的執行期限,即債務人按照重整計劃對債務人的經營、股權、融資完成重整,並按照債權清償方案對全部債權人清償完畢的期限。我國《企業破産法》對重整計劃的執行期限沒有作限制性的規定,可基于債務人的實際情況和重整計劃的執行難易等作出判斷,並由債權人會議通過及人民法院依法批准。由于重整計劃的執行期限直接決定債權人的債權清償期限,因此,重整計劃的執行期限不宜過長。

    (六)重整計劃執行的監督期限。重整計劃由債務人負責執行,爲保證重整計劃得以嚴格執行,不損害債權人的利益,我國法律賦予管理人以監督權。《企業破産法》第90條規定,自人民法院裁定批准重整計劃之日起,債務人應當向管理人報告重整計劃執行情況和債務人財産狀況。管理人對債務人執行重整計劃的監督期限,具體可以根據債務人清償債務的進程確定,既可以與執行期限相同,也可以短于執行期限,在絕大多數債務清償完畢的情況下,也可以不再進行監督。

    (七)有利于債務人調整的其他方案。對其他有利于債務人重整的具體方案和措施,均可以在重整計劃中提出。例如稅收政策優惠方案、出資人權益調整方案等。

    二、出資人權益調整的法律問題

    (一)關于出資人表決問題

    《企業破産法》規定,重整計劃草案涉及出資人權益調整事項的,應當設出資人組對該事項進行表決。是否設立出資人組,由重整計劃草案中予以規定。出資人組由債務人股東組成。債務人股東依據債務人章程規定在股東會上所能行使的表決權,與其在出資人組所能行使的表決權應當相同。

     重整計劃草案涉及到出資人權益調整,及債務人章程就股東會對此事項的表決有相應規定的,出資人組對重整計劃草案的表決程序應當按照該相應規定進行。重整計劃草案涉及到出資人權益調整,但債務人章程就股東會對此事項的表決沒有相應規定的,出資人組對重整計劃草案的表決程序可以參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四十四條第二款的規定進行。

    但是由于《企業破産法》對出資人組表決通過的程序沒有規定,那麽出資人組表決通過的程序應當如何確定?

    司法實踐中認爲,出資人組對重整計劃草案的表決應當依據《公司法》的相關規定進行,即經出席會議的出資人所持有表決權股份的三分之二以上同意通過,不必考慮同意者的人數多少。考慮到實踐中重整計劃草案即使只對部分出資人權益進行調整,也必然會對其他出資人的權益産生影響,因此出資人組的組成人員應當是債務人的所有出資人。爲保障表決權得以充分行使,出資人組的表決除現場表決外,還可以采取通訊表決、網絡表決等多種形式,除可以和債權人組同時表決外,人民法院還可以根據表決方式的需要,決定出資人組與債權人組進行不同時但及時的表決。

    此外,股權被人民法院凍結的出資人也有權參加出資人組的表決,但其就重整計劃草案的表決不得損害其債權人的實質性權利。 理由是:出資人的這一權利行使,既是破産法第八十五條第二款所明確規定的,也是破産重整表決程序所不可缺少的。假如 被凍結股份的出資人不可以參加出資人組,或者不可以表決是否同意其股份讓渡給重組方,則涉及到出資人權益調整的重整計劃草案將無法進行出資人組的表決。假如 出資人組表決無法進行,涉及到出資人權益調整的重整計劃草案將因爲程序的缺失而無法取得人民法院的裁定批准。

    被凍結股份的出資人依法已經沒有權利擅自處分自己的股份。被凍結股份的出資人依據破産法第八十五條第二款規定參加出資人組並對涉及到出資人權益調整的重整計劃草案進行表決,只是表明其對重整計劃草案的一個意見,應當不屬于其擅自處分股份的行爲。出資人的股權被凍結並不影響其參加出資人組並行使表決權。首先從股權被查封的法律後果來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幹問題的規定(試行)》第五十三條第二款規定的是被凍結的投資權益或股權,被執行人不得自行轉讓,但重整計劃草案是對出資人權益作出統一調整,並非被凍結股權的出資人自行轉讓其股權;其次,破産法也沒有對重整計劃草案中調整被凍結的出資人權益的問題作出特別規定;再次,在破産程序中應當首先考慮適用破産法的規定。因此限制被凍結股權的出資人的表決權,缺乏法律依據。

    將原股東權益全部讓渡給重整方是否公平,核心是要求債務人企業在可持續經營條件下的資産總值,明顯低于債務人企業的負債總額,亦即原股東此時在重整企業享有的所有者權益當然地明顯爲負數。一個具有挽救或再生可能的債務人企業的重整價值,通常要高于其全部財産的清算價值,這就要求管理人委托相關評估機構在對債務人企業的重整價值的進行評價確認時,應當采用不同于破産清算條件下的原則和办法,以准確反映債務人企業的重整價值。

    將原股東權益全部讓渡給重整方是否公正,關鍵是要求相關程序的公正,特別是在出資人組中有部分出資人不同意或不能直接自行表示同意進行調整的情形下,必須要有公正合理的程序,以保證所有出資人或相關權利人均能夠獲得公正對待。

    假如 出資人組表決沒有通過重整計劃草案,如何理解《破産法》第八十七條第二款第四項“重整計劃草案對出資人權益的調整公平、公正”的規定?

    《企業破産法》規定,當出資人組表決沒有通過重整計劃草案時,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債務人或管理人的申請強制批准重整計劃草案。對這一規定如何理解執行,也是司法實踐中需要解決的問題。

    在重整企業已經嚴重資不抵債,完全失去對公司的財産清算利益時,公司之財産與控制權應當歸屬于債權人,這時對股東的權益予以調整或限制是必要且合理的。

    需留意的是,當出資人組表決通過重整計劃草案時,法院也須對重整計劃是否損害少數反對成員的既得利益進行實質審查,尤其是當事人提出異議時,不能僅看重整計劃是否形式上公平對待同一表決組的成員,決不能讓形式上的公平掩蓋實質上的不公平,使惡意損害反對者既得利益的重整計劃通過。

    爲保證對出資者權益調整的公平,法院在接到強制批准重整計劃草案的申請後,應當及時通知所有反對通過重整計劃草案的當事人,以便其對重整計劃草案提出異議。反對重整計劃的出資人有權對公司是否資不抵債、對出資者權益的調整是否公平等問題以書面形式提出異議。

    人民法院應當組織各方利害關系人及時進行聽證,並由管理人委托中介機構進行必要的審核甚至重新測算。此外,對法院強制批准重整計劃草案的裁定,還應建立一定的監督糾正機制,如不同意見者可以向上一級人民法院申請複議等,以保障法律的正確實施。

    重整計劃草案對出資人權益的調整公平、公正,可以從以下三個方面理解。

    其一、重整計劃草案對出資人權益的調整,有利于提高破産重整企業的債務清償比例。重整計劃草案以出資人權益被調整爲代價,其換來的應當是破産重整企業獲得更多的清償資金,或者是破産重整企業的經營狀況明顯地得到改善,以有利于破産重整企業債務清償比例的提高。

     其二、重整計劃草案對出資人權益的調整,對每一個出資人都是一視同仁。基于出資人的出資是同股同權,所以重整計劃草案對出資人權益的調整,應當是按出資人的出資,同一比例進行。

    其三、重整計劃草案對出資人權益的調整,已給予利害關系人平等競價的機會。重整計劃草案將其調整的出資人權益讓予相對人並要求相對人履行相關義務時,相對人所承擔的義務應當最有利于提高破産重整企業的債務清償比例。爲此,破産重整企業的出資人、債權人等利害關系人應當擁有以更多義務履行取得出資人權益讓予的平等競價機會。

    (二)出資人股權被凍結如何進行權益調整

    破産重整計劃對原股東權益進行了重大調整。但因爲此前其他法院已對破産企業的原股東,持有的破産企業股權進行了凍結,導致重整方無法依據受理破産申請的法院裁定批准的重整計劃,辦理破産企業的股權變更登記。司法實踐中,還有比較難以解決的問題是破産重整企業股份權被凍結,重整計劃能否包含將其股權進行讓渡?這個問題實際上包含兩個方面內容,一是股權被司法凍結或受到限制,但原股東同意讓渡,實踐中因其他法院司法凍結而無法操作,二是雖然股權沒有受到限制,但原股東下落不明或不同意讓渡股權。

    在實踐中,由于破産法與其他法律法規、行政規章之間缺乏協調,有時會出現重整計劃規定的出資人權益調整措施實施困難的現象,如對股權的注銷登記、變更登記等。此外,實踐中還出現了法院裁定批准的重整計劃規定,將原出資人的股份轉讓給新的重組方股東,從而與其他法院對原出資人股份的凍結措施發生沖突,工商登記管理部門對是否辦理股權的轉讓登記不知所從的問題,導致重整計劃難以順利執行。

    我們認爲,在破産申請受理之前,其他法院已經裁定凍結和輪侯凍結破産企業股權,執行法院凍結股權的本意就是限制或禁止出資人轉讓、處分股權。因此,該股權持有人則當然無權直接自行作出違背相關凍結裁定內容的意思表示,也就是說,被法院凍結股份的出資人可以參加出資人表決組,但不可以直接作出違背凍結裁定內容的關于同意將有關股權轉讓給重整方的表決。破産管理人在組織出資人表決組參加表決時,應當對該等事項作出具體說明,以適當方式通知股權凍結申請人或股權的質權人,由于在破産重整程序中,股權凍結申請人或股權的質權人是所涉股權的實質意義上的權利人,管理人應當公正保障破産企業的股權凍結申請人或股權的質權人的相關利益。

    司法實踐中,既然持有股權的股東無權自行直接決定同意將其股權讓渡給重整方,如此,法院對涉及出資人權益進行重大調整的重整計劃的批准,實際上應屬于強制批准。

    受理破産申請的人民法院依據破産法的規定,裁定批准內容涉及將原出資人的權益全部讓渡給重整方的重整計劃,實際上就是將原出資人的全部權益調整爲零,也就是說已經在法律上、經濟上完全否定了原先股權在重整企業中的價值,在此等情形下,其他法院作出的關于凍結原出資人的部分股權的裁定,當然也就不再具有任何實際意義。

    對于工商行政管理機關而言,不應將該等情形理解爲依據《破産法》批准重整計劃的裁定與此前的其他法院相關凍結裁定之間有抵觸。根據基本法理,企業在進入破産程序之後,作爲規範破産程序的特別法———破産法,毫無疑問地應當得到優先適用。工商行政管理機關對于企業進入破産程序之後的相關重要情事,例如裁定受理破産申請、指定管理人、裁定批准重整計劃等,應當及時根據受理破産申請的人民法院所作出的裁定和決定內容,依法辦理相關登記事項。但是,在實踐中,公司登記機關由于有受理破産重整案件法院相關法律文書,可以配合辦理相關變更過戶事項。但更大的困難在于,受理破産重整案件的法院與裁定凍結出資人股權的法院不屬于同一行政區域,甚至級別不對等時,現行法律和實務操作缺乏規範性的指引。

    人民法院裁定批准的有關出資人股份讓渡的重整計劃,所依據的是《破産法》規定的重整特別程序。人民法院裁定凍結出資人股份,所依據的是民事訴訟法規定的財産保全普通程序。二者發生抵觸的,特別程序應當優先于普通程序,出資人股份讓渡應當優先于出資人股份凍結,而不論其時間先後。因此,人民法院裁定批准有關出資人股份讓渡的重整計劃後,其他人民法院對出資人股份的裁定凍結應當解除,以保障重整計劃的有效執行。

    假如 人民法院裁定批准的重整計劃中出資人股份的讓渡,在執行效力上不能優先于其他人民法院對出資人股份的裁定凍結,那麽只要發生出資人股份被人民法院凍結的情形,該出資人股份在破産重整程序中就將無法調整。而一旦出資人股份不能被調整,則破産重整程序中將無法引進重組方,破産重整成功根本無從談起。

    另外,這裏還涉及到經過法院裁定批准的重整計劃是否具有強制執行的效力。債轉強制效力應分兩種情況考慮:一是重整計劃中的相關義務和責任的承擔主體爲債務人的,在重整計劃執行階段,除了債務人應當自覺履行之外,主要應當由管理人負責監督實施。如債務人仍不能執行或不執行重整計劃的,經管理人或利害關系人請求,人民法院應當裁定宣告債務人破産,這裏不應當有個別的強制執行。二是重整計劃中的相關義務和責任的承擔主體爲債務人以外的債權人、出資人等,因所涉的債權調整讓步以及出資人權益的調整安排,已經經過法院審查認定爲公平公正並依法裁定批准,因而應當具有強制執行的效力,在債權人、出資人不履行相關義務和責任時,債務人企業可以直接申請強制執行,而無需另行提起訴訟、再行審查破産法院裁定批准的重整計劃是否合法。

    對于重整計劃的效力範圍,破産法第九十二條第一款規定:“經人民法院裁定批准的重整計劃,對債務人和全體債權人均有約束力”。實踐中有相當一部分人對這條規定的理解是,重整計劃的效力範圍僅限于債務人和全體債權人,對出資人及其他利害關系人並沒有約束力。我們認爲這樣理解是有很大問題的,從設立破産重整制度的立法本意與目的,以及結合相關法條的綜合理解來看,重整計劃應當對出資人及其他利害關系人,包括對申請凍結這部分出資人權益的相關利害人都應當有約束力:

    首先,重整計劃關于對于出資人應當是具有約束力的,否則破産法第八十五條第二款以及第八十七條第二款第四項有關重整計劃草案中對于出資人權益調整的規定便毫無實際意義。

    其次,一個破産重整計劃的執行,總會離不開其他利害關系人,其中也當然涉及到在調整出資人權益時,對于申請凍結部分出資人權益的利害相關人的影響。破産重整制度設立的目的之一是要挽救頻臨破産的企業,而對于出資人的權益調整往往成爲重整計劃中的一項重要內容(通過引進戰略投資者,從而使企業起死回生)。實踐中企業股權被凍結或者查封的情況也比較普遍,假如 僅僅因爲股權被凍結或者查封而不能進行調整,必然導致重整計劃實際上無法執行,成了廢紙一張,這顯然與立法設立破産重整制度的目的不符。

    (三)其他值得研究的問題:

    與此類似,還有一個不可回避的問題是,債務人進入破産重整程序之後,申請對出資人股權進行司法凍結的債權人能否請求法院執行生效判決,拍賣、變賣股權以清償出資人債務,法院應否支持?

    《企業破産法》第19條規定,破産申請受理後有關債務人財産的執行程序應當中止。但債務人出資人或股東的民事債務與債務人進入破産重整程序是兩個不同的法律關系,不同的管轄法院,以及不同的生效法律文書。

    應當說明的是,在上述可以重整程序執行股權的情形,拍賣時應當特別說明,其拍賣的股權屬于正在破産重整程序中的企業股權,以使買受人對于其買受的股權在破産重整中的調減、甚至該股權經過評估測算強制歸零有所預期。

    假如 ,確實因爲無法協調的原因,司法凍結出資人股權的法院不同意解除凍結,爲了繼續推進破産重整程序,也可以通過依法減少和增加公司資本達到控股重整企業的目的。減少資本,簡稱減資,是指公司依法減少注冊資本的行爲,經過對破産重整企業的審計,絕大多數重整企業因爲虧損或資不抵債,符合減少注冊資本的條件,同時稀釋被司法凍結股權的比例。在重整程序中將減資作爲一種重整措施,可以使重整方通過增資控重整企業成爲可能。在破産重整程序中,如重整企業已依法完成減資程序,則可通過重整計劃由重整方投入資金增資重整企業,即可取得該企業的控制權又可回避重整企業股權被其他法院凍結的問題。實際操作中,進入破産重整程序後,重整企業相繼會進行公告、登記債權、分組表決重整計劃草案等程序,可根據《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七條“公司需要減少注冊資本時,必須編制資産負債表及財産清單。公司應當自作出減少注冊資本決議之日起十日內通知債權人,並于三十日內在報紙上公告。債權人自接到通知書之日起三十日內,未接到通知書的自公告之日起四十五日內,有權要求公司清償債務或者提供相應的擔保。”將減資、增資等事項列入破産重整計劃草案供債權人會議分組表決,使相關債權人可綜合減資事項、債權受償比例等相關因素一並進行表決。如上所述,重整計劃經人民法院批准後,即具備生效法律文書之性質,該計劃中包括股權(即公司注冊資本)調減的所有內容均應當執行,並依法辦理相應的工商變更登記。

    三、重整計劃的制定和法律期限

    《企業破産法》第73條規定:“在重整期間,經債務人申請,人民法院批准,債務人可以在管理人的監督下自行管理財産和營業事務。有前款規定情形的,依照本法規定已接管債務人財産和營業事務的管理人應當向債務人移交財産和營業事務,本法規定的管理人的債權由債務人行使”及第80條規定:“債務人自行管理財産和營業事務的,由債務人制作重整計劃草案。管理人負責管理財産和營業事務的,由管理人制作重整計劃草案。”因此,重整計劃的制定實行“誰管理誰制定”的原則。

    一般情況下,在破産程序中由管理人接管破産債務人,決定債務人的內部、外部管理事務,管理和處分債務人的財産,因此制作重整計劃草案屬于管理人的工作職責。但是在重整是由債務人申請的情況下,債務人在申請重整前可能已經與投資人達成一定的重整意向,而且債務人比管理人更加熟悉了解自身的經營情況,具有經營管理方面的經驗,此時由債務人制定重整計劃,更有利于重整計劃獲得通過。

    雖然重整的目的是爲了給債務人一次重生的機會,但是在制作重整計劃時,應更多的考慮債權人和利害關系人的利益,因爲重整計劃能否通過由債權人會議審議和表決,假如 重整計劃只顧考慮債務人自身或者出資人的利益,致使相互之間的利益失衡,則難以被債權人會議或其他利害管理人接受並通過。因此,無論是管理人還是債務人制作重整計劃,重整計劃都應力求公平、公正,實現各方利益的均衡,最大限度的實現債權人利益的最大化,從而求得債權人的支持和通過,以促使重整成功和債務人的再生。

    根據《企業破産法》第79條的規定:“債務人或者管理人應當自人民法院裁定債務人重整之日起六個月內,同時向人民法院或者債權人會議提交重整計劃草案,前款規定的期限屆滿,經債務人或者管理人請求,有正當理由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延長三個月。債務人或者管理人未按期提出重整計劃草案的,人民法院應當裁定終止重整程序,並宣告債務人破産。”因此,重整計劃草案應當在裁定重整之日起六個月內提出,最長不得超過九個月。這有利于重整程序或破産程序的有效推進,防止某些別有用心的債務人利用重整名義,無限期拖延破産程序。

    四、重整計劃的表決原則和程序

    重整計劃按照債權分類分爲不同的債權組進行分組表決,一般可分爲優先受償債權組、勞動債權組、稅收債權組、普通債權組,有的還分爲小額債權組、出資人組。根據《企業破産法》第82條規定:“下列各類債權的債權人參加討論重整計劃草案的債權人會議,依照下列債權分類,分組對重整計劃草案進行表決:(一)對債務人的特定財産享有擔保權的債權;(二)債務人所欠職工的工資和醫療、傷殘補助、撫恤費用,所欠的應當劃入職工個人賬戶的基本養老保險、基本醫療保險費用,以及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應當支付給職工的補償金;(三)債務人所欠稅款;(四)普通債權。人民法院在必要時可以決定在普通債權組中設小額債權組對重整計劃草案進行表決。”第85條規定:“債務人的出資人代表可以列席討論重整計劃草案的債權人會議。重整計劃草案涉及出資人權益調整事項的,應當設出資人組,對該事項進行表決。”在我國的破産程序中,只有對重整計劃的表決是采取分組表決的方式,其他表決事項的通過,均采取集體表決的方式進行。

    重整計劃的表決應當在法律規定的期限內進行。根據《企業破産法》第84條第款的規定:“人民法院應當自收到重整計劃草案之日起三十日內召開債權人會議,對重整計劃草案進行表決。”在重整計劃表決前,重整計劃的制定者應對重整計劃草案作出說明,並回答債權人的提問,幫助債權人了解重整計劃的制定目的、法律依據以及制定重整計劃草案的事實依據等信息。

    根據《企業破産法》第84條、86條的規定,重整計劃草案的通過有兩個條件:第一,各表決組均通過重整計劃。因此,假如 所設的表決組,有一個沒有通過,重整計劃都屬于沒有通過。第二,出席會議的同一表決組的債權人過半數同意重整計劃草案,並且其所代表的債權額占該組債權總額的三分之二的,即爲該組通過重整計劃草案。假如 重整計劃草案涉及到對出資人權益進行調整的,應當設出資人組,對該事項進行表決。但是出資人組並不涉及到債權額問題,《企業破産法》也沒有規定出資人組的通過方式和標准。根據《企業破産法》的立法宗旨,可以參照債權人的債權額比例,按照投資人所代表的出資額占整個出資總額的比例來計算,即參加債權人會議的出資人代表過半數同意,且其所代表的出資份額占整個出資總額的三分之二以上,則視爲出資人組通過了重整計劃草案中有關出資人權益調整事項的表決。

    對于第一次表決未通過的表決組,法律賦予了第二次表決的機會。根據《企業破産法》第87條第1款規定:“部分表決組未通過重整計劃草案的,債務人或者管理人可以同未通過重整計劃草案的表決協商。該表決組可以在協商後再表決一次。雙方協商的結果不得損害其他表決組的利益。”由于其他表決組已經通過重整計劃草案,因此債務人或者管理人與未通過的表決組進行協商,只能對涉及到該組權益的事項進行適當調整,並且不能損害其他表決組的利益。

    在重整計劃通過後,根據《企業破産法》第64條第2款的規定,債權人認爲債權人會議的決議包括重整計劃的決議違反法律規定,損害其利益的,可以在債權人會議作出決議之日起15日內,請求人民法院裁定撤銷該決議,責令債權人會議依法重新作出決議。

    五、重整計劃的正式批准

    重整計劃經債權人會議通過後,還不能直接生效,只有人民法院經審查批准後,重整計劃草案才能生效,並付諸執行。

    重整計劃涉及到債權人、債務人、出資人等利害關系人的實體權利,人民法院應對其合法性、有效性、可行性等進行審查,然後作出是否批准的裁定。根據《企業破産法》第86條第2款的規定:“自重整計劃通過之日起十日內,債務人或者管理人應當向人民法院提出批准重整計劃的申請。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爲符合本法規定的,應當自收到申請之日起三十日內裁定批准,終止重整程序,並予以公告。”據此,重整計劃的批准分爲三個步驟:

    (一)重整計劃批准的申請由重整計劃的制定者即管理人或者債務人向人民法院提出。提出重整計劃批准的前提是債權人會議經分組表決,已通過重整計劃草案。

    (二)人民法院對管理人或者債務人提出的重整計劃批准申請進行審查。審查的內容主要包括:①程序性審查,主要包括討論重整計劃草案的債權人會議的程序是否合法;重整計劃的表決是否分組進行;表決組的設置是否符合法律規定的債權分類;重整計劃制定者對重整計劃的說明是否屬實,是否存在隱瞞和遺漏;重整計劃草案的內容是否齊備;重整計劃是否已被各表決組通過;重整計劃的制定者是否在法定期限內提出批准申請,等等。②實體性審查,主要包括重整計劃中債權清償比例是否不低于破産清算的債權清償比例;各表決組之間的利益是否受到公平對待;各表決組內部成員之間的利益是否受到公平對待;各表決組內部投棄權票或者反對票的成員的權益與同組表決的其他投贊成票的成員的權益一樣,防止大額債權人聯合起來侵害小額債權人的利益;以及重整計劃的可行性,等等。

    (三)人民法院對于管理人或者債務人提出的重整計劃申請,經審查認爲符合《企業破産法》的有關規定,以裁定的方式予以批准。人民法院批准的裁定應當在收到申請之日起三十日內作出。在裁定批准重整計劃的同時,還應裁定終止重整程序,並予以公告。自裁定批准重整計劃之日起,破産重整程序進入重整計劃執行階段。

    六、重整計劃的強制裁定批准

    當重整計劃未獲債權人會議通過,並不意味著重整計劃當然的不能被裁定批准。在滿足一定條件的情況下,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爲重整計劃更有利于債權人及利害關系人等各方利益的,人民法院可以強制裁定批准重整計劃。根據《企業破産法》第87條第2款規定:“未通過重整計劃草案的表決組拒絕再次表決或者再次表決仍未通過重整計劃草案,但重整計劃草案符合下列條件的,債務人或者管理人可以申請人民法院批准重整計劃草案:(一)按照重整計劃草案,本法第八十二條第一款第一項所列債權就該特定財産將獲得全額清償,其因延期清償所受的損失將得到公平補償,並且其擔保權未受到實質性損害,或者該表決組已經通過重整計劃草案;(二)按照重整計劃草案,本法第八十二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三項所列債權將獲得全額清償,或者相應表決組已經通過重整計劃草案;(三)按照重整計劃草案,普通債權所獲得的清償比例,不低于其在重整計劃草案被提請批准時依照破産清算程序所能獲得的清償比例,或者該表決組已經通過重整計劃草案;(四)重整計劃草案對出資人權益的調整公平、公正,或者出資人組已經通過重整計劃草案;(五)重整計劃草案公平對待同一表決組的成員,並且所規定的債權清償順序不違反本法第一百一十三條的規定;(六)債務人的經營方案具有可行性。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爲重整計劃草案符合前款規定的,應當自收到申請之日起三十日內裁定批准,終止重整程序,並予以公告。”

    根据该条规定,人民法院强制裁定批准重整计划应遵循几个标准:(1)各类债权人和出资人的权益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和实现。对于未通过重整计划的表决组,包括对特别财产享有担保物权或者法定优先权的别除权人通过重整计划将得到全额的清偿,其延期清偿受到的损失也得到了公平补偿,其在破产清算程序中所得到的清偿不会优于该重整计划下的清偿;劳动债权表决组或者税收债权表决组都能得到全额清偿;普通债权表决组的所有债权人的清偿比例,不低于其在重整计划草案被提请批准时依照破产清算程序所能获得的清偿比例。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正确审理企业破产案件为维护市场经济秩序提供司法保障若干问题的意见》第7条、第9条明确指出:“人民法院适用强制批准裁量权挽救危困企业时,要保证反对重整计划草案的债权人或者出资人在重整中至少可以获得在破产清算中本可获得的清偿。对于重整计划草案被提请批准时依照破产清算程序所能获得的清偿比例的确定,应充分考虑其计算办法是否科学、客观、准确,是否充分保护了利害关系人的应有利益。人民法院要严格审查重整计划草案,综合考虑社会公共利益,积极审慎适用裁量权。对不符合强制批准条件的,不能借挽救企业之名违法审批。上级人民法院要肩负起监督职责,对利害关系人就重整程序中反映的问题要进行认真审查,问题属实的,要及时予以纠正。”“表决重整计划草案时,要充分尊重职工的意愿,并就债务人所欠职工工资等债权设定专门表决组进行表决;职工债权人表决组未通过重整计划草案的,人民法院强制批准必须以应当优先清偿的职工债权全额清偿为前提。企业继续保持原经营范围的,人民法院要引导债务人或管理人在制作企业重整计划草案时,尽可能保证企业原有职工的工作岗位。” ;对出资人权益的调整公平、公正,不损害出资人的权益。(2)对各类债权人公平对待。重整计划草案对各类债权人的权益公平对待,对同一类债权人之间的权益公平对待。(3)不违反法定的债权清偿顺序。无论债权人的权益如何调整,法定的债权清偿顺序不能违反,只有在优先清偿完在先顺位的债权后,才能清偿在后顺位的债权。(4)重整计划具有可行性。重整计划提出的营业方案、融资方案等除了符合我国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等强制性规定,还必须符合债务人的实际情况,在执行过程中具有可操作性和可执行性。这也是人民法院决定是否强制裁定批准重整计划的重要标准之一。澳门律師

    返回

    相關標簽:深圳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