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rpqbsc369"><legend id="liaqcc769"></legend></em><th id="kgzulv823"></th><font id="tpimdv865"></font>
  •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深圳律師

    廣東威利斯人(澳门)律師事務所

    聯系人:周小姐

    手  机:18126265366

    电  话:0755-89750818 

    传  真:0755-89750828

    邮  箱:hslg@huashang.cn

    网  址:www.huashangsz.cn

    地  址:深圳市龙岗区中心城龙福

            路榮超英隆大廈A座12層


    查看本所交通地圖和交通路線
    • 我要咨询律师

    重整程序的終止與終結

    發布日期:2016-07-12 來源:澳门威利斯人

    重整程序的終止與終結

    陳東律師

    一、重整程序的終止

       重整程序的终止,顾名思义,就是人民法院依法裁定终止重整計劃的執行,并不再进行重整程序。根据《企业破产法》第七十八条、第七十九条第三款、第八十六条第二款、第八十七条三款和第八十八条的规定,重整程序终止的原因一般包括债务人(破产企业)自身原因和重整计划能否获得批准两个原因[1]。因此,重整程序的終止可以概括爲人民法院根據管理人或者利害關系人的申請或者依職權依法裁定終止已經開始的重整程序,使得破産案件進入下一階段的行爲。由此可見,重整程序的終止是人民法院依申請或依職權作出的行爲,其目的在于終止已經開始的重整程序,使得破産程序進入下一階段,人民法院終止重整程序必須符合一定的條件。

       根据《企业破产法》第七十八条、第七十九条第三款、第八十六条第二款、第八十七条第三款和第八十八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在下列情况下可以根据管理人或者利害关系人的申请或依职权裁定终止重整程序:

    ⑴債務人(破産企業)的經營狀況和財産狀況繼續惡化,缺乏挽救的可能性。根據《企業破産法》第二條第二款的規定,重整程序的發生原因在于企業法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並且資産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或者明顯缺乏清償能力或有明顯喪失清償能力可能,而啓動重整程序是爲了使得債務人(破産企業)的經營狀況和財産狀況得以改善,進而促使債務人(破産企業)的財産得以增加,提升債務人(破産企業)的償債能力,實現債務人(破産企業)及其債權人利益的最大化,假如 在重整程序中債務人(破産企業)的經營狀況和財産狀況不僅沒有改善,反而繼續惡化,那就說明重整程序並不能達到改善債務人(破産企業)經營狀況和財産狀況的目的,債務人(破産企業)無法通過重整程序獲得挽救,因此,重整程序沒有再繼續進行下去的必要。

    ⑵債務人(破産企業)有欺詐、惡意減少債務人財産或者其他顯著不利于債權人的行爲。破産程序的目的在于通過相應的法律途徑公平清理債務人(破産企業)的債權債務,保護債權人和債務人(破産企業)的合法權益,重整程序也是如此。假如 債務人(破産企業)利用重整程序逃避債務,損害債權人的合法權益,那麽就不能使得重整程序實現其保護債權人和債務人(破産企業)合法權益的宗旨,在此情況下如繼續進行重整程序,則不利于維護債權人的合法權益。

    ⑶由于債務人(破産企業)的行爲致使管理人無法執行職務。在重整程序中,債務人(破産企業)的財産管理和營業事務既可以由管理人負責,也可以由債務人(破産企業)在管理人的監督下自行負責。無論是債務人(破産企業)在管理人的監督下自行負責管理財産和營業事務,還是由管理人負責債務人(破産企業)的財産管理和營業事務,管理人在重整程序中依然需要根據《企業破産法》第二十五條的相關規定繼續履行管理人職責。假如 在重整程序中管理人因債務人(破産企業)的行爲導致管理人無法執行職務,則很難確保債務人(破産企業)的經營狀況和財産狀況通過重整程序得到改善,甚至債務人(破産企業)在管理人無法履行監督職責的情況下還有可能存在欺詐、惡意減少債務人(破産企業)財産或者其他顯著不利于債權人的行爲,影響重整計劃的實施效果,無法實現重整程序的目的,因此應當終止重整程序。

    ⑷債務人(破産企業)或者管理人未按期提出重整計劃草案。根據《企業破産法》第七十九條第一款、第二款的規定,債務人或者管理人應當自人民法院裁定債務人重整之日起六個月內,同時向人民法院和債權人會議提交重整計劃草案,提交重整計劃草案的期限屆滿,經債務人或者管理人請求,有正當理由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延期三個月。因此,在人民法院裁定債務人(破産企業)重整以後,債務人(破産企業)或者管理人一般情況下應當在人民法院裁定重整之日起六個月內,特殊情況下爲九個月內同時向人民法院和債權人會議提交重整計劃草案,以便債務人(破産企業)可以及時通過重整程序改善其經營狀況和財産狀況,假如 債務人(破産企業)或者管理人未能按期向人民法院和債權人會議提交重整計劃草案,則無法促使重整程序得以順利進行,爲避免因重整程序的過分延遲導致債務人(破産企業)和債權人的利益受損,在債務人(破産企業)或者管理人未按期提出重整計劃草案的情況下,重整程序應當終止,債務人(破産企業)應當被依法宣告破産。

    ⑸債務人或者管理人已按期向人民法院和債權人會議提出重整計劃草案。根據《企業破産法》第八十六條第二款、第八十七條第三款和第八十八條的規定,在債務人(破産企業)或者管理人提出的重整計劃草案獲得債權人會議通過和人民法院的批准或者雖未獲得債權人會議的通過但經人民法院依法裁定批准的情況下,重整程序因重整計劃可以實施而終止;在債務人(破産企業)或者管理人提出的重整計劃草案未獲債權人會議通過和人民法院批准或者雖獲債權人會議通過但未獲得人民法院批准的情況下,重整程序因重整計劃不能實施而終止。在重整計劃獲得債權人會議通過和人民法院批准的情況下,終止重整程序是因爲重整程序的目標已經達到;在重整計劃草案未獲通過或者未獲批准的情況下,終止重整程序是因爲重整程序的目標無法達到,應當依法進入破産清算程序。

    二、破産清算與重整程序的轉換

    破産重整制度與破産清算制度、破産和解制度構成現代破産法的主要框架。三大制度相互獨立,又互相關聯。破産清算是指企業被宣告破産,依破産程序所進行的清算,目的在于立即進行清算,公平分配債務人的財産,使債務人企業消亡。破産重整是爲了債務人企業繼續存續,從而有能力清償債務,平衡保護債權人、出資人、其他利害關系人與債務人企業的利益並限制擔保物權的行使,彌補了和解制度的缺陷,體現了現代破産法實施破産預防的程序目的。我國《企業破産法》包括破産清算、破産重整和破産和解三個制度,三個制度在程序進行過程中可以依法轉換,本文重點探討從破産清算程序向重整程序轉換的條件。

    根據《企業破産法》第七十條第二款規定,債權人申請對債務人進行破産清算的,人民法院受理破産案件後,在宣告債務人破産之前,債務人或者出資額占債務人注冊資本十分之一以上的出資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重整。因此,破産清算程序轉入重整程序的適用條件應當包括程序要件、實體要件、申請主體資格等三個方面。

    (一)程序要件

    程序要件是破産清算程序轉爲重整程序的第一道關口,現分述如下:

    (1)人民法院已經受理破産申請

        债权人提起破产清算申请,假如 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债务人、出资人不得提起重整转换的申请。因债权人申请对债务人进行破产清算且为人民法院受理,此时,相关法律措施已经实施,如管理人已经产生、财产已经被接管等,在已经进入破产程序的情形下,债务人、出资人才有权提出重整申请。

    (2)人民法院受理的是債權人提出的破産申請

    根據《企業破産法》第七條規定,當債務人不能清償對債權人的到期債務時,債權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對債務人進行破産清算的申請。債權人沒有提出破産申請的,債務人的出資人無權提出對債務人進行重整的申請。

    《企業破産法》在三大制度的程序設計上,不允許破産清算與重整、和解程序之間的多次轉換,債務人不得前後重複提出不同的破産申請。其主要原因是程序之間的轉換的成本較高,過多的轉換勢必造成社會資源的浪費,不符合現代破産法的經濟與效率原則。

    (3)人民法院已經受理的債權人提出的破産申請,是以適用破産清算程序爲內容

    債務人、出資人必須在債權人申請對債務人進行破産清算的情況下,才可以提出重整申請。根據我國《企業破産法》的規定,債權人提出重整申請僅限于債務人尚未進入破産程序時。人民法院受理債權人提出的重整申請後,債務人或出資人此時已無另行申請的必要。

    (4)人民法院尚未對債務人作出宣告破産的裁定

    這是時間條件,即債務人、出資人提出重整申請必須在人民法院受理破産申請後、宣告債務人破産前。重整申請具有優先的排他的效力,重整申請一經法院裁定認可,正在進行的破産清算程序即告中止。在債務人不執行或不能執行重整計劃時,人民法院將裁定破産重整程序轉爲破産清算程序。破産重整程序轉入破産清算程序後,不能再轉回破産重整程序,因爲,已經宣告開始的破産清算程序是不可逆轉的。

    (二)實體要件

        在破产清算程序向重整程序转换中,无论是债务人申请重整还是出资人申请重整,实体上的适用条件都应当是债务人重整必须具有可行性和企业存在挽救的可能性。《企业破产法》对于重整可行性的标准没有规定。笔者认为,在实践操作中,应当参照国际惯例考虑将债务人确有挽救期望作为实体要件,因为从重整的目的是债权人通过放弃部分权利以换取更大的利益的角度来说,债务人、出资人要证明债务人具有重整可能性,就必须将债务人具备重整期望作为要件,说明债务人目前遇到的无法清偿到期债务的困境,不是债务人已丧失营利能力,而是因为债务人遇到了暂时困难。假如 债权人给予债务人一定的宽限,债务人可以在一定期限内扭亏为盈,直至最后清偿全部债务。一般认为,破产清算程序向重整程序转换的前提条件是债务人必须有重建的期望和价值。

    債務人重整可行性寬泛化,可能會導致一些債務人逃避對其財産的強制執行而濫用重整程序。因此,在受理重整申請時人民法院應當對債務人重整是否具有可行性進行嚴格審查,把好重整程序准入關,以防重整程序被惡意利用,防止不良債務人利用重整制度拖延時間,轉移財産,規避法律,損害債權人利益。

    (三)申請主體資格

    我國采取申請破産主義,當事人不申請的,人民法院沒有發動的權利。由破産清算程序轉爲重整程序的申請主體,即重整申請權人,指的是有權向人民法院申請啓動由破産清算程序轉爲重整程序的法律主體。根據《企業破産法》第七十條第二款規定,申請破産清算程序轉入重整程序的申請人可以有兩種不同的法律主體,即債務人或者出資額爲債務人注冊資本十分之一以上的出資人。

    (1)債務人申請重整資格

    債務人在進入破産程序後可以提出重整申請。債務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債權人申請對債務人進行破産清算的,人民法院受理破産案件後,在宣告債務人破産以前,債務人爲了避免破産倒閉,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進行重整。

    《企業破産法》規定了債務人有權提出破産重整申請,並沒有具體指明誰能代表公司申請破産重整。結合我國《公司法》的規定,應當明確,公司的董事會無權就公司的重整作出決議,只能由股東大會作出決議,而後由債務人企業的代表機關代表公司向人民法院提出重整申請。

    《企業破産法》將重整申請權合理地賦予債務人,使得債務人在運用重整制度避免破産清算時具有主動性。風華集團是廣東省的一家大型國有企業,截止2007年6月30日,債權人的債權總額爲26.62億元,企業淨資産爲-18.63億元。2007年3月,廣東銀華公司、肇慶金葉公司分別向肇慶市中院申請宣告風華集團破産還債。肇慶市中院于同年6月依法裁定受理了該破産案。風華集團在同年7月提出重整申請,肇慶市中院全面審查後于當月裁定准許債務人風華集團重整,並發布公告。風華集團進入重整程序並重整成功,體現了《企業破産法》清算程序向重整程序轉化所帶來的良好社會效果。

    (2)出資人申請重整資格

    對于處于財務困境中的企業來說,調動各方面的積極性來挽救企業是非常重要的。允許債務人的出資人提出重整申請的制度,是我國《企業破産法》的創新,理由有二:第一,出資人是最願意挽救企業的人,股東與公司的利益是基本一致的,企業的存亡與出資人的利益息息相關,因此完全有可能調動起出資人的積極性,出資人從企業拯救中可以得到比債務企業本身更大的利益,因而具有更強的拯救企業的動機;第二,企業的出資人爲挽回自己的投資,可能爲拯救企業而作出新的投入,在重整程序中股東對債務人追加資金投入和改革公司治理結構往往會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有利于幫助企業獲得增量資金,降低資産負債率,提高企業運行效率和利潤率,使重整順利進行。

    允許出資人提出重整申請,這是重整制度與破産清算、破産和解制度的一個重要區別。在破産清算、和解制度下,出資人不能發揮積極作用。而在重整制度中,一改破産和解制度中出資人的被動地位,出資人可以利用其法律地位發揮其拯救企業的積極性。但出資人提出重整申請需要滿足一定的條件:一是申請的時期,必須是在債權人申請對債務人進行破産清算的情況下,人民法院受理破産案件後、宣告債務人破産以前;二是出資人出資額,必須是占債務人注冊資本十分之一以上的才有資格向人民法院申請對債務人進行重整。我國《企業破産法》之所以要對出資人申請作出資本額的限制,是爲了避免過于草率的申請,也是在鼓勵重整與防止股東濫用申請權、擾亂公司的正常經營的目的之間求得最佳平衡。

    (四)程序轉換的法律效果

    對于有挽救期望的企業,應當鼓勵運用破産清算程序轉爲重整程序的制度,盡可能維持有發展前景企業的生存,避免因企業倒閉破産帶來大量職工下崗、銀行債權落空、影響社會穩定等連鎖反應。破産清算程序轉入重整程序經過人民法院審查後受理的,則人民法院依《企業破産法》第七十一條裁定債務人重整,即債務人由破産清算程序轉入重整程序,同時應當將裁定的相關情況進行公告。此時,破産案件的利害關系人,均應受制于《企業破産法》第八章的有關規定,重整程序的特殊效力就要及于所有相關利益方。

    總之,破産清算程序轉爲重整程序的制度設計及其作用的發揮,給面臨破産清算的債務人帶來了現實的營業保護和將來通過重整計劃實現再生的期望,能夠完成破産重整制度旨在對債權人進行最大保護、對出資人適度保護、對債務企業實施挽救的目標,公平保護各方面利益主體,實現社會資源的優化配置。

    三、重整程序的終結和效力

    (一)重整程序的終結

       重整程序终止后,重整计划由债务人(破产企业)的监督下负责执行。重整程序的终结,是指重整計劃的執行人按计划的规定完成重整工作,是重整程序的圆满结局,标志着重整目的已经达到,债务人(破产企业)得以重生。不同于重整程序的终止,重整程序的终结意味着重整计划获得了充分、有效地执行,并且重整计划中载明的重整目标已经达到,更多地强调重整程序的结果性意义,而重整程序的终止则更多强调重整程序上的完结,重整程序的终止并不意味着重整程序的目标已经达到。重整程序终止后,重整计划可能无法执行,也有可能可以执行,重整计划无法执行,重整程序即告终止;重整计划得以顺利执行并实现重整目的,则重整程序予以终结。在重整程序终止后重整计划执行过程中,假如 债务人(破产企业)不能执行或者拒绝执行重整计划,则人民法院应当依管理人或者利害关系人的请求裁定终止重整計劃的執行,并宣告债务人(破产企业)破产。然而,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并不是重整程序的终结的唯一标准,日本和韩国的破产法就规定了只要能够确定重整計劃的執行已无任何障碍,以客观形势分析,重整计划能够在执行期限内得到全面、适当的执行,人民法院在预期重整计划可以顺利执行并达到重整目的的情况下,也可以根据管理人或者其他利害关系人的申请终结重整程序。

    (二)重整程序終結的法律效力

    重整程序終結說明重整計劃已經得以順利執行,債務人(破産企業)的經營狀況和財産狀況得到改善,重整的目的已經達到,《企業破産法》通過重整程序公平清理債務人(破産企業)債權債務,保護債權人和債務人(破産企業)的合法權益的立法目的已經實現,與之相對應,重整程序的終結也會對包括債務人(破産企業)在內的其他利害關系人産生相應的法律效力。具體而言,重整程序的終結將産生如下法律效力[2]

    ⑴對債務人(破産企業)的效力。

    根據《企業破産法》第九十四條的規定,按照重整計劃減免的債務,自重整計劃執行完畢時起,債務人不再承擔清償責任。盡管債務人(破産企業)在重整程序終結後可以不再清償重整計劃中減免的債務,但假如 債務人(破産企業)在重整程序終結後具備公平清償所有債務的能力,在債務人(破産企業)自願的前提下,依然可以自願放棄免責利益而對所有債權人的全部債權進行清償,相應債權人因此獲得的清償不屬于不當得利。但在債權人表決通過重整計劃前或者重整計劃執行期間,債務人(破産企業)不得許諾或實際放棄免責利益,否則將構成對債權人的個別清償,損害其他債權人的利益。根據《企業破産法》第九十二條第二款的規定,債權人未依照《企業破産法》規定申報債權的,在重整計劃執行期間不得行使權利,在重整計劃執行完畢後,可以按照重整計劃規定的同類債權的清償條件行使權利。因此,對于未在破産程序中申報債權的債權人,在重整程序終結後依然可以向債務人(破産企業)主張清償,但受償標准應與其順位相同的破産債權人在重整計劃中的受償條件相同。在重整程序終結後,債務人(破産企業)的經營活動恢複正常,重整程序中的重整事務執行人、管理人、債權人會議等機構均因已完成其職責而沒有繼續存在的必要,債務人(破産企業)的公司治理結構恢複到正常狀態,即包括股東會、董事會和監事會等法定機構。

    ⑵對債權人和債務人(破産企業)股東的效力。

    重整程序終結後,債權人的權利範圍以重整計劃中確定的爲准,重整計劃中規定變更或減少的破産債權請求權因重整計劃執行完畢而消失,除非債務人(破産企業)自願清償,否則債權人將無權要求債務人(破産企業)再行履行債務,但債權人的實體權利並不因重整程序的終結而滅失,即重整程序終結導致破産債權除斥,但並不導致債權消滅。對于未依破産程序申報的債權,盡管無權通過重整程序獲得清償,但依然可以依據其他民事途徑向債務人(破産企業)主張權利,但根據《企業破産法》第九十二條第二款的規定,未依破産程序申報的債權只能按照重整計劃中規定的同類債權的清償條件獲得清償,即重整計劃的效力及于債務人(破産企業)的全體債權人,不論其是否通過破産程序行使權利。對于重整計劃中關于債務人(破産企業)股東股權比例的調整規定,也隨著重整計劃的執行完畢而發生法律效力,債務人(破産企業)股東的股權將根據經人民法院批准的重整計劃予以變更或削減,即在重整程序終結後,債務人(破産企業)股東的出資比例應根據重整計劃的規定而發生變更,債務人(破産企業)的股權結構在重整程序終結後發生變化,債務人(破産企業)在重整程序終結後應當依法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辦理變更登記。

    ⑶對保證人和連帶債務人的效力。

    根據《企業破産法》第九十二條第三款的規定,債權人對債務人的保證人和其他連帶債務人所享有的權利,不受重整計劃的影響。根據《企業破産法》第九十二條的規定,經人民法院裁定批准的重整計劃,只對債務人(破産企業)和全體債權人均有約束力,即重整計劃並不能夠對債務人(破産企業)的保證人和連帶債務人産生約束力。在重整程序終結後,債務人(破産企業)的保證人依然應當根據相關擔保合同的約定向債權人承擔保證責任,並不能根據重整計劃中對于債權人對債務人(破産企業)享有破産債權的減免而對抗債權人行使權利,即債務人(破産企業)的保證人依然應當根據相關擔保合同的約定對債務人(破産企業)的全部債務承擔保證責任。盡管上述規定看起來與《擔保法》中關于保證人的保證責任不應大于主債務的規定存在沖突,但實際上債權人在重整程序中對于破産債權數額的部分放棄是爲了債務人(破産企業)的重生,是在不得已的情況下作出的讓步,在重整計劃執行完畢後客觀上減輕了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的範圍,無論是從最大限度保護債權人利益的角度出發,還是按照“新法優于舊法”法律適用原則,《企業破産法》對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範圍的規定都應優先于《擔保法》的相關規定予以適用。重整程序終結後,債務人(破産企業)的保證人向債權人承擔保證責任的範圍僅限于債權人在重整程序中未受清償的債權,並應根據《擔保法司法解釋》第四十四條第二款[3]的規定在重整程序結束後[4]六個月內提出。

    由于重整程序的目的之一就在于使得債權人的破産債權可以獲得公平清償,在重整程序終結後債權人的破産債權已經通過破産程序獲得了部分清償,假如 允許債務人(破産企業)的保證人在重整程序終結後已就債權人依重整程序未獲清償的債權承擔保證責任後再向債務人(破産企業)進行追償,則在客觀上就使得債務人(破産企業)對債權人的債權進行了兩次清償,這對于債務人(破産企業)的其他債權人是不公平的,因此,重整程序終結後,債務人(破産企業)的保證人向債權人承擔保證責任後,保證人不得再向債務人(破産企業)追償。【澳门律師



    [1] 《企業破産法》第七十八條:“在重整期間,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經管理人或者利害關系人請求,人民法院應當裁定終止重整程序,並宣告債務人破産:(一)債務人的經營狀況和財産狀況繼續惡化,缺乏挽救的可能性;(二)債務人有欺詐、惡意減少債務人財産或者其他顯著不利于債權人的行爲;(三)由于債務人的行爲致使管理人無法執行職務。”《企業破産法》第七十九條第三款:“債務人或者管理人未按期提出重整計劃草案的,人民法院應當裁定終止重整程序,並宣告債務人破産。”《企業破産法》第八十六條第二款:“自重整計劃通過之日起十日內,債務人或者管理人應當向人民法院提出批准重整計劃的申請,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爲符合《企業破産法》規定的,應當自收到申請之日起三十日內裁定批准,終止重整程序,並予以報告。”《企業破産法》第八十七條第三款:“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爲重整計劃草案符合《企業破産法》第八十七條第二款規定的,應當自收到申請之日起三十日內裁定批准,終止重整程序,並予以公告。”《企業破産法》第八十八條:“重整計劃草案未獲得通過且未依照《企業破産法》第八十七條的規定獲得批准,或者已通過的重整計劃未獲得批准的,人民法院應當裁定終止重整程序,並宣告債務人破産。”《企業破産法》第九十三條第一款:“債務人不能執行或者不執行重整計劃的,人民法院經管理人或者利害關系人請求,應當裁定終止重整計劃的執行,並宣告債務人破産。”

    [2] 詳見李力:《重整程序終結的標准如何確定》,載霍敏主編:《破産審判前沿問題研究》,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12.11

    [3]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二款:“债权人申报债权后在破产程序中未受清偿的部分,保证人仍应承担保证责任,债权人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应当在破产程序终结后六個月內提出。

    [4] 关于如何确定重整程序终结的日期,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由于重整程序的终结将对债权人、债务人(破产企业)、出资人、债务人(破产企业)的保证人和其他连带债务人产生一系列的法律后果,因此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债务人(破产企业)或者管理人的申请在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后及时作出终结重整程序的裁定,以便重整计划中关于对权利义务关系的调整事项最终落到实处,人民法院作出终结重整程序裁定的时间即为重整程序的结束之日。詳見李力:《重整程序終結的標准如何確定》,載霍敏主編:《破産審判前沿問題研究》,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12.11。


    返回

    相關標簽:威利斯人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