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rpqbsc369"><legend id="liaqcc769"></legend></em><th id="kgzulv823"></th><font id="tpimdv865"></font>
  •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深圳律師

    廣東威利斯人(澳门)律師事務所

    聯系人:周小姐

    手  机:18126265366

    电  话:0755-89750818 

    传  真:0755-89750828

    邮  箱:hslg@huashang.cn

    网  址:www.huashangsz.cn

    地  址:深圳市龙岗区中心城龙福

            路榮超英隆大廈A座12層


    查看本所交通地圖和交通路線
    • 我要咨询律师

    關聯公司破産重整

    發布日期:2016-07-12 來源:澳门威利斯人

    關聯公司破産重整

    陳東律師

    關聯企業是指具有獨立法人人格的企業之間爲達到特定經濟目的通過特定手段而形成的多元化和多層次結構的企業之間的聯合體。[1]關聯企業破産實體合並是指關聯企業的控制企業或從屬企業之一破産而引起的某幾個或全部關聯企業的合並破産。實踐中主要表現爲控制企業的破産而引發全部關聯企業的破産。有時也表現爲某一個或一些從屬企業的破産而引發全部關聯企業的破産。關聯企業破産與非關聯企業破産相比具有主體上不同、清算方式上的不同、財産權屬認定上的不同、債權債務處理上的不同、職工身份認定上的不同、管理人指定上的不同等特征。[2]在審理企業破産案件中,經常遇到的一個棘手問題是對破産企業關聯公司的處理。審理企業破産案件工作量大、涉及面廣、法律關系複雜,加上程序上的審限要求,地方黨委、政府對破産改制的時限要求等因素,使不少破産企業的關聯公司沒有得到及時處理。而對關聯公司如何處理,我國現行的法律和司法解釋很不完善,經專門查閱了我國的相關法律規定,只有青海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03年8月21日發布了青高法[2003]181號《關于規範審理企業破産案件的實施意見》第五條規定:申請企業破産時,嚴禁以任何理由將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關聯企業或下屬企業及其財産列入破産範圍。破産案件必須是“一企一案”,不允許搞活經濟“多企一案”。在實踐中有許多破産企業的關聯公司被擱置,名曰另行處理或另案申請,實則高高挂起,不了了之,導致破産企業的關聯公司名存實亡,債務懸空,權利義務關系處于不確定狀態,引發了不少社會問題。因此,在本文中筆者擬對關聯公司合並重整的相關問題進行試探性的討論。

    一、我國法律對關聯公司的界定

    綜合來看,在各國公司法中關聯公司的法律形態表現爲控股公司與從屬公司的構成;其聯系的紐帶主要表現爲資本參與和合同維系方式;其外部表現形式爲企業集團、康采恩、跨國公司以及其他諸如托拉斯、卡特爾、辛迪加等企業集中形式。[3]然而在新《公司法》頒布前,我國法律對關聯公司及關聯關系並沒有明確的界定。1996年證監會公布實施《證券經營機構證券自營業務管理辦法》,開始對證券公司之關聯公司的交易進行限制,提出了對證券類公司之類聯公司進行界定的標准。明確提出由證監會依據國家有關法規對上市公司的關聯公司進行界定。[4]至此開始雖各種法律法規規章對關聯公司、關聯關系的界定愈來愈多。但這些規定只是自發的、初步的、不系統、不完善的。

    直到2006年,我國《公司法》和《證券法》經過修訂後正式實施。在新《公司法》中,明確將關聯關系界定爲: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與其直接或者間接控制的企業之間的關系,以及可能導致公司利益轉移的其他關系。同時,對禁止關聯交易作出原則規定。這些規定確立了歸置關聯交易的法律基礎和原則,使行政機關和司法機關可以根據實際需要,通過制訂行政規章和司法解釋的形式對此進行規範。[5]

    與公司法同時實施的新《證券法》也明確規定證券公司不得爲其股東或者股東的關聯人提供融資或者擔保。假如 證券公司違反規定,將受到一定的行政處罰。基于證券公司的特殊性質,我國從1998年正式開始對證券公司的對外投資進行整頓。1998年國務院辦公廳轉發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清理整頓證券經營機構方案,該方案要求清理整頓證券經營機構要按照分業經營、分業管理的原則,實行證券經營機構與銀行、財政和信托業徹底銳鈎,規範證券經營機構的業務範圍,逐步分離其非證券業務。逐步將證券經營機構現有的實業投資和其他非證券業務分離出去,成立實業公司承接非證券類資産和負債。2002年實施的《證券公司管理辦法》第三十二條明確規定證券公司不得興辦實業,不得購置非自用不動産,對證券公司的對外投資進行嚴格限制。限定只有綜合類的證券公司才能設立從事單一證券業務的控股子公司。

    二、關聯公司合並重整的條件

    關聯企業是一種具有獨立法人人格的企業之間的聯合體這一特點決定了關聯企業的合並破産是有條件的。否則,法人人格獨立原則將受到破壞;關聯企業是基于特定經濟目的而形成的聯合體這一特點決定了關聯企業的控制企業在實踐中可能濫用控制權,導致從屬企業獨立經濟地位的喪失、從屬企業決策能力的喪失從而可能導致從屬企業債權人利益的損害,這決定了關聯企業破産實體合並時須適用特別的處置規則,否則無法平等保護債權人的利益。無論是基于何種情形的破産重整實體合並,此種合並的理由何在、如何合並、合並中如何平等保護關聯企業各方特別是債權人的利益等都是破産實體合並中必須研究的問題。[6]

    《企业破产法》第二条规定,企业法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或者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可能的,可以依法进行重整。第七条规定,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债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对债务人进行重整的申请。在司法实践中,并非所有有濒临破产的关联企业都存在重整的可行性,也并非所有的重整都能够获得成功。重整程序的错误启动,有可能造成债务人资产的进一步流失,损害债权人利益。因此,企业破产法赋予法院对企业重整申请进行审查的充分裁量权。笔者认为,在我国市场机制尚不健全的情况下,为防止权利滥用,启动關聯公司破産重整程序应当慎之又慎,应该适当提高启动门槛。。

    破産企業作爲關聯公司的投資方或被投資方,其依法破産重整必然涉及關聯公司的存續和履約能力問題,假如 在企業破産重整時不一並處理關聯公司的後續問題,會對社會的交易安全留下極大的隱患。但這並不意味著,一個企業法人進入破産重整程序,其關聯公司就要一並進入破産重整程序,關聯公司應該被提請破産重整還是應該予以清算,應該掌握一定的原則,筆者認爲,主要包括以下幾層:

    (一)依法辦理。法律和司法解釋有明確規定的,應當嚴格按照規定來辦理。例如,對確實具備法人資格的關聯公司,其主管部門或開辦人破産,並不必然導致關聯公司的破産,關聯公司是否破産,應當根據本身的狀況來確定,假如 達到破産要求的界限,應另行提出破産重整申請,而不能與其上級主管部門或投資方混同而破産重整。

    (二)尊重實際。關聯公司是否具備法人資格,工商執照當然是重要的衡量標准,但不是惟一標准。人民法院要根據破産企業關聯公司的運作方式、資産來源和現狀、利潤分配方式、職工身份關系的歸屬、對外獨立承擔民事責任的能力等因素按法人制度的規定來綜合認定其是否屬于法人。對那些雖領了法人營業執照,但實際上並不符合法人設立條件、虛假投資或注冊資金未達法定最低限額、爲了逃避債務脫殼經營而設立的假法人企業、皮包公司等,對這些關聯公司的法人資格,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實際情況予以否認,對其相應資産進行清理,納入破産企業的破産重整範圍之內。

    (三)利于操作。同時合並破産重整還是分別破産重整應當充分考慮司法實踐具不具有可操作性,對企業破産必然導致有法人資格的關聯公司無法存續的或過去已經倒閉的,關聯公司應當與破産企業同時(不是混同)申請破産重整,假如 等到破産重整程序終結之後再由關聯公司自己來另行提出破産重整申請,在資産和債權債務已經單獨處理的情況下,屆時往往沒有破産“申請方”或“另行”重整沒有實際意義。

    (四)注重效果。注重效果一方面的要求是看實質而不看表面,注重社會效果。企業破産清算,一般意味著該企業連同關聯機構在正常情況下作爲民事主體應當退出市場,真正達到“關門走人”的目的。但有些關聯企業,實際上經濟上獨立核算,自負盈虧,其産品具有較強的市場競爭力,假如 通過保留品牌,明晰産權,買斷經營、人員重組等方式,可以理清與破産企業的産權關系,作爲新的市場主體能夠立足于市場的,就應當通過申請重整,完成債權調整和債務清償,或者通過股權調整,獲得新生。另一方面,注重效果還要求注重破産的經濟效果。關聯公司在合理的限度內,如處于可破可不破的“兩可”狀態下,應當讓企業通過申請重整繼續生存,因爲一般而言,企業的存續價值要大大高于其清算價值,而清算容易造成財産在清算環節的無謂的損耗,資源配置上的人爲浪費和國有資産的流失及社會總資産的損失。[7]

    根據上述破産企業關聯公司是否也被提請破産重整的四個原則,筆者認爲關聯公司合並重整應該滿足如下條件:

    第一種情形是基于企業與其關聯公司的主要資産混同、管理人員混同等情況,企業破産導致關聯公司無法在存續下去並且滿足了法律關于破産的要求。

    第二種情形是基于關聯公司的運作方式、資産來源和現狀、利潤分配方式、職工身份關系的歸屬、對外獨立承擔民事責任的能力等因素,有些關聯公司雖領取了法人營業執照,但實際上並不符合法人設立條件,而是破産企業爲了逃避債務而進行的運作安排,這是一種嚴重侵害債權人利益、擾亂社會秩序的行爲,這種關聯公司就並非獨立法人,法院應應該通過自己的司法行爲,來制止這種逃避債務、規避法律的行爲,使破産企業與關聯公司並將該關聯公司的全部資産納入破産企業。

    三、關聯公司合並重整債權債務的處理

    關聯公司合並重整的情況下,筆者認爲其債權債務的處理應分兩種情形來處理。

    (一)基于破産企業與其關聯公司的資金或業務關系,企業破産導致關聯公司無法存續而合並重整。

    破産企業及其關聯公司往往存在控股與被控股的關系或者業務上的密切往來,企業破産必然導致關聯公司的資金和償債能力受到影響,假如 關聯公司亦達到了法律關于破産的要求,二者就要或者合並重整,在這種情形下,筆者認爲債權債務的處理應該結合二者交易的正常與否來進行。

    1.假如 破産企業與關聯公司之間不存在法律否定的關聯交易,破産企業與破産的關聯公司的就應該各自進行債權申報、財産審計以及制定各自的重整計劃草案工作。即使二者存在控股關系,在或合並重整的情形下,股權由于不存在變現的可能,因此控股一方也就不存在變現其在關聯公司的股權充實破産財産供其債權人分配的情況,債權債務的處理還是各自進行。

    2.假如 破産企業與關聯公司之間存在法律否定的關聯交易,則對債權債務的處理就應該分兩步走,首先是破産企業與關聯公司的管理人根據關聯交易所涉及的資金、財産的本來所有權歸屬情況相互協調,把這些資金、財産各自重新納入破産企業或者關聯公司的破産財産之內,然後再各自進行重整計劃草案制定工作。上述第一步實際就是對關聯交易的糾正,這是基于合同法的常理,無效之合同自始無效,各方當事人因該合同履行而取得的財産應返還對方。在第一步之後,破産企業與其關聯公司的財産情況和債權債務就歸于正常,因此接下來各自進行重整程序即可。

    (二)關聯公司之獨立法人資格被否定而合並重整。

    在分析關聯公司的運作方式、資産來源和現狀、利潤分配方式、職工身份關系的歸屬、對外獨立承擔民事責任的能力等因素的基礎上,假如 發現有些關聯公司雖領取了法人營業執照,但實際上並不符合法人設立條件,而是破産企業爲了逃避債務而進行的運作安排,此時依法應該否定這種關聯公司的獨立法人資格,因爲這實際是一種嚴重侵害債權人利益、擾亂社會秩序的行爲。在這種情形下,債權債務的處理就非常明確,即應該把關聯公司的所有資産作爲破産企業的破産財産,債權債務亦應當連帶清理,即關聯公司的債權人與破産企業的債權人地位平等,共同參與破産重整。

    四、關聯公司合並重整的現實意義

    假如 破産企業及其關聯公司符合本節第一部分所述的條件,就應合並重整,這樣做也具有很強的現實意義,主要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

    第一,通过关联公司合并重整,可以大大减少人力、物业和财力的消耗。假如 破产企业与关联公司完全独立的各自进行破产重整程序,使用的是两套人马,占用的是双倍资源,指出的双倍费用,而且两个管理人不进行协调和沟通还会造成破产财产范围和债权债务认定上的混乱,一来资源浪费,二来容易犯错。而通过与合并重整,管理人只有一个,或者即使是两个,也是由各自住所地法院共同指定,工作上能够及时协调沟通,自然会在破产重整工作统一上发挥积极作用。    因此,适用重整程序的关联企业资格,不能以该企业是大企业还是中小企业为标准,应该从投入和产出的比例、是否值得拯救整个关联企业系来判断,在关联企业重整前必须要以经济价值比较上进行考量,客观审慎地衡量各家关联企业是否具有再建期望或在经济上是否具有再建价值,只有当营运价值大于清算价值时才能启动重整程序。所谓营运价值,是指公司作为营运实体的财产价值,或说是公司在持续营业状态下的价值,关联公司合并重整的前提必须是资本的整体运作价值远远高于每个企业单独的资产零散出售时的价值。最高法院民二庭负责人就正确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答记者问时指出:“对于虽然已出现破产原因或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可能,但符合国家产业结构调整政策、仍具发展前景的企业,人民法院要充分发挥破产重整和破产和解程序的作用,对其进行积极有效的挽救。”

    第二,通過關聯公司合並重整,可以統籌安排破産企業及其關聯公司各自的債權債務關系,例如在前一部分論述的對于破産企業在關聯公司內的股權可以統籌進行調整,管理人和重整投資人對全部債務進行測算清償比例。這種統籌安排是讓全體債權人各自妥協一步,可以兼顧各方的權利,符合公平原則,同時通過與合並重整,也可以使破産企業及其關聯公司能夠真正削減債務獲得再生,不給社會留下懸而未決的債權債務關系等未決問題,從而能夠確保社會秩序的穩定。

    綜合上述分析,在企業破産重整時,對于其關聯公司應該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合並,進行再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或合並重整如何具體操作。而目前我們國家關于這方面的法律規定還基于處于空白狀態,上述分析只是我們的一些思考,因此各方面還需共同努力,在我國構建這一制度。【澳门律師



    [1] 施天濤:《中國關聯企業的發展及其法律對策》,載《清華法律評論》1998年第1輯。

    [2] 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民二庭課題組:《關聯企業破産實體合並中的法律問題及對策》,載《法律適用》2009年第12期。

    [3] 施天濤:《關聯企業概念之法律透視》,http://gongsi.lawtime.cn/yzkggsyz/2007041831288_10.html,2007-7-26下載。

    [4] 《管理辦法》第15條,上市公司或其關聯公司持有證券經營機構10%以上的股份時,該證券經營機構不得自營買賣該上市公司股票。前款所稱關聯公司,由證監會依據國家有關法規認定。第35條(三)由上市公司或其關聯公司持有10%以上股份的證券經營機構自營買賣該上市公司的股票。

    [5] 侯春梅:《新公司法修訂的九大亮點與主要進步》,載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民事專業委員會編《公司法律師實務——前沿、務實與責任》,法律出版社,2006年6月版。

    [6] 熊衛東:《關聯企業破産的疑難問題及對策》,載王欣新、尹正友主編:《破産法論壇》第2輯,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第323頁。

    [7] 參見肖勁松、周曉春:《破産企業關聯單位的破産問題探討》,載“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網”。


    返回

    相關標簽:深圳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