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rpqbsc369"><legend id="liaqcc769"></legend></em><th id="kgzulv823"></th><font id="tpimdv865"></font>
  •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深圳律師

    廣東威利斯人(澳门)律師事務所

    聯系人:邱小姐

    手  机:13316872536

    电  话:0755-89750818 

            0755-89896692

    传  真:0755-89750828

    邮  箱:hslg@huashang.cn

    网  址:www.huashangsz.cn

    地  址:深圳市龙岗区中心城龙福

            路榮超英隆大廈A座12層


    查看本所交通地圖和交通路線
    • 我要咨询律师

    业余篮球运动伤害案件的自甘风险与公平责任 ---发生在深圳的一则真实案例

    發布日期:2016-09-02 來源:澳门威利斯人

                       

    【案情】

    2013年12月13日中午,深圳某初級中學小A、小B、小、C、小D四人,午飯後自發組織業余籃球活動。運動中,小A進攻跳起投籃,落腳時,腳踩著防守隊員小B的腳,小B隨後倒地受傷,經住院治療花去醫療費1600余元。後經司法傷殘等級鑒定爲九級傷殘。因雙方及學校就賠償事宜未達成一致意見,小B訴至法院,請求小A賠償醫療費、住院夥食補貼、殘疾賠償金、精神損害賠償金等各項損失約20萬元,同時要求該初級中學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分歧】

      對小B的訴訟請求,存在兩種不同的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爲小A的行爲構成過失侵權,應引入過失比例分配原則確定小B承擔的賠償責任。

           第二种意见认为,篮球运动属于高风险对抗性运动,每一个参与者在参加运动前都应当对该项运动的潜在危险有预见及承受能力,只要致害人对损害结果的发生不存在明知或者放任其发生的故意心理,受害人就应自甘风险,不得对直接行为人提出侵权损害赔偿。但当损害结果超出了一个正常参与运动者所应承受的风险范围时(出现造成伤残的重度损害情形),法官应当援引《民法通则》第132条(公平责任)对小B施以救济。

    【評析】

      筆者贊同第二種意見。理由如下:

           本案的争议焦点系參加業余籃球運動而引發的人身傷害案件,爭議的核心問題有二:

    (一)、一般人參加業余籃球運動是否構成自甘冒險行爲?
    (二)、籃球運動中常規性身體接觸帶來的碰撞傷害是否構成侵權?

          篮球比赛具有对抗性及人身危险性。这项运动存在冲撞、抢夺、进攻、封盖的基本运动行为,甚至必要的技术犯规;在强烈的身体对抗中发生人身损害是极有可能的,出现人身损害事件按常识应在意料之中。因此运动员之间出现相互碰撞等引发的受伤事件属于正常现象,对此双方当事人对本案损害的发生均无过错。

    一)、小B參加業余籃球運動的行爲構成自甘風險

    自甘風險是普通法上一個古老的致害人免責事由,指受害人明知某具體危險狀態的存在仍自願承擔風險之情形,在原告提起的過失或者嚴格責任的侵權責任訴訟中,要求原告承擔其自願承擔的所涉風險。構成自甘風險須具備以下要件:

    (1)受害人知悉危險存在;

    (2)受害人有自願承擔危險的明確表示或者可以推知的默示;

    (3)接受該危險不違反公共利益或者善良風俗

        本案中小B参加业余篮球运动的行为符合上述自甘风险构成要件,构成自甘风险。

    (1)籃球運動是一項群衆普及性較高的運動,存在高強度對抗性的運動行爲,在強烈的身體對抗中發生人身損害是極可能的,參加籃球運動即意味著存在含有造成參與者身體傷害的危險。因此每一個參與者在參加運動前都應當對該項運動所帶來的潛在危險有預見認知及承受能力,自願承擔籃球運動中常規性身體接觸帶來的碰撞傷害風險,不得對直接行爲人提出侵權賠償請求。小B作爲業余籃球愛好者自願選擇參加籃球運動,意味著其接受並自願承擔籃球運動潛在傷害風險的意願,屬以默示的形式表示自甘風險意思。

    (2)籃球運動是強身健體的體育運動項目,小B接受籃球運動潛在傷害風險,不違反公序良俗。在競技體育運動中發生在運動員之間的傷害事故,應當風險自負,致害人不承擔賠償責任已是世界慣例。

    (3)法院應當懲罰體育運動中惡意犯規故意侵害人身權的行爲,對常規性身體接觸帶來的碰撞運動傷害行爲應予以寬待,以促使體育運動更加規範、更加精彩。司法實踐中,如將籃球運動中常規性身體接觸帶來的碰撞傷害行爲認定爲過失侵權行爲,由直接致害人承擔侵權賠償責任,不僅顯失法律的公平,會給司法帶來不必要的負擔,還會打擊籃球運動參與者的積極性,消解籃球運動的對抗性,使籃球運動喪失競技觀賞性。

     (二)、籃球運動中常規性身體接觸帶來的碰撞傷害不構成人身損害侵權,運動參與人不應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侵權責任法》明確的歸責原則是過錯責任原則與無過錯責任原則,本案中小A主觀上沒有傷害小B的故意。過失規則的基礎在于行爲人對于損害的發生有預見的可能,只是由于意思基准的欠缺,導致違反了法律對行爲人規定的留意義務,而沒有預見。判斷過失的重心在于行爲人對于損害的發生是否具有法定的預見和合理留意義務。籃球運動是一種競技體育項目,具有對抗性,在激烈的對抗運動中,很難要求行爲人每個動作之前都要經過大腦的慎重考慮,正所謂“許多人如此集中留意力于自己的運動上,以至于根本無法顧忌旁邊的第三人”。因此,籃球運動中常規性身體接觸帶來的碰撞傷害是常見現象,具有社會相當性和普遍性。正因如此,“籃球運動中常規性身體接觸帶來的碰撞傷害是正當的和被允許的”的觀念已被人們廣泛認可,參與運動的人也習慣了接受籃球運動中常規性身體接觸帶來的傷害風險。因此,籃球運動中常規性身體接觸帶來的碰撞傷害的正當危險並不屬于籃球運動參與者的合理留意義務。因此,小A對小B並不負擔常規性身體接觸帶來的碰撞傷害留意義務,當然也就不存在疏忽或懈怠的過失情形。故其行爲不具備一般侵權行爲的構成要件,不能適用過錯責任原則。同時,本案不屬于法定的特殊侵權情形,亦不應適用無過錯責任原則及過錯責任推定原則。事實上,如將業余籃球運動中常規性身體接觸帶來的碰撞傷害行爲認定爲過失侵權行爲,由直接致害人承擔侵權賠償責任,不僅顯失法律的公平,會給司法帶來不必要的負擔,還會打擊籃球運動參與者的積極性,消解籃球運動的對抗性,使籃球運動喪失競技觀賞性。

    業余籃球運動中出現損害,而致害人對損害的發生亦無過錯時,司法實踐中主要有兩種做法:

    1、大多數判決當事人不承擔責任,理由主要爲不構成侵權則不承擔責任,開展體育運動的宗旨是通過體育活動強化鍛煉,增強國民身體素質,培養拼搏精神,假如 在體育運動中受到傷害就一定要追究無過錯人的責任,導致更多的人害怕承擔意外傷害責任,而不敢參加體育活動,這就從根本上損害社會、民族利益,也有悖體育運動初衷。

    2、小部分案例根據《民法通則》第132條規定“當事人對造成損害都沒有過錯的,可以根據實際情況,由當事人分擔民事責任”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印發《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幹問題的意見(試行)》的通知第157條“當事人對造成損害均無過錯,但一方是在爲對方的利益或者共同的利益進行活動的過程中受到損害的,可以責令對方或者受益人給予一定的經濟補償。”要求致害人給予一定的經濟補償。

     

    【法院判決結果】

       一审法院认为:小A的行为构成过失侵权,应引入过失比例分配原则决定小B承担的赔偿责任。

      一審法院認爲,本案是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糾紛案件。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小B受傷的因素是什麽,各因素之間該承擔多大責任比例的問題。一審法院認爲小ABCD違反學校管理規定,在午休時間打籃球;學校沒有及時制止該籃球活動;小A對小B的受傷承擔侵權責任。根據侵權責任法第六條、第十六條、第二十二條,認定小A承擔40%的過錯責任,同時認爲學校承擔20%的過程責任。

    一審判決後,小A及該中學均不服,均向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爲籃球運動屬于高風險對抗性運動,每一個參與者在參加運動前都應當對該項運動所帶來的潛在危險有預見認知及承受能力,只要致害人對于損害結果的發生不存在明知或者放任其發生的故意心理,受害人就應自甘風險,除非致重大惡意犯規,否則不得對直接行爲人提出侵權損害賠償。否則,高強度對抗性和身體接觸性等籃球規則所允許的特點就要受到法律的責難,導致籃球場上出現任何人身受損的情形都會被視爲突破法律所允許的範圍而被評價爲行爲非法,這種結論無疑是違反公衆認知常理的,同時勢必導致法律的評價淩駕于運動規則之上,影響公衆對體育運動的參與積極性。故不能認定爲侵權。同時認爲:學校制定有關規定的目的是爲了確保在校學生的人身和日常行爲的安全,而本案損害的發生于籃球運動場上,各運動參與人正常的身體接觸和對抗中,而該活動何時開展並非是導致該損害發生的必然且唯一的因素,故學校對此不承擔損害的過錯責任。

    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爲各方均無過錯,根據公平責任,同時考慮到籃球運動有四位參與人,且綜合考慮各運動參與人的經濟狀況,根據《民法通則》第132條判決小A和學校各承擔1萬元的補償責任。


    返回

    相關標簽:深圳律師

    上一篇:2015最新交通事故訴訟證據一覽表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