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rpqbsc369"><legend id="liaqcc769"></legend></em><th id="kgzulv823"></th><font id="tpimdv865"></font>
  •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深圳律師

    廣東威利斯人(澳门)律師事務所

    聯系人:周小姐

    手  机:18126265366

    电  话:0755-89750818 

    传  真:0755-89750828

    邮  箱:hslg@huashang.cn

    网  址:www.huashangsz.cn

    地  址:深圳市龙岗区中心城龙福

            路榮超英隆大廈A座12層


    查看本所交通地圖和交通路線
    • 我要咨询律师

    從福昌破産重整案件看政府角色

    發布日期:2017-05-02 來源:澳门威利斯人

    2017年4月18日,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一紙裁定讓備受矚目的深圳福昌電子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福昌公司”)破産重整案件終于塵埃落定。       

    由于我所全程代理了福昌公司重整工作,以及全程參與了涉及該公司的信訪維穩工作,獲得了第一手資料和近距離的觀察機會。回顧整個福昌案件,自2015年10月8日福昌公司發布《關于公司放棄經營及涉及員工權益的通告》,到2016年6月29日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福昌公司進行破産重整,再到2017年4月18日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批准福昌公司破産重整計劃,福昌公司的“浴火重生”過程持續了一年半之久。不容忽視的是,福昌公司的重生,一方面得利于司法框架內重整程序,另一方面,政府這只“有形的手”也發揮了不可替代的推動作用。

    一、 政府幹預民營企業生死沒有法律依據

    福昌公司是典型的民營企業,沒有一分錢國有資産。民營企業按市場競爭法則優勝劣汰,其生與死本是市場經濟下的自然規律,法律沒有授權政府可以幹預民營企業的生死。大多數民營企業承載著當地大量的就業機會及稅收任務,甚至是當地政府的“門面”和“政績”,當地政府不可能做到不管不問。當然政府部門首先得把自己的位置擺正,毫不動搖地鼓勵、支持和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是黨和國家的大政方針,政府承擔的應當是鼓勵、支持、引導的角色,明確與企業的邊界,“有形的手”不應無限延展。

    二、 政府在福昌重整中案件中的主要作用

    市場經濟的不斷發展要求政府不斷轉變職能,政府不應過多幹預

    民營企業的生死問題,並不意味著政府就應該是個“看客”心態。福昌案件發生後,澳门區政府一方面爲維護社會穩定,通過信訪、勞動、公安等相關部門穩定員工和供應商情緒,排查疏導矛盾隱患,另一方面采取了墊付員工工資、搭建平台、提供政策支持等一系列幫扶措施,爲福昌公司進入破産重整程序奠定了良好的環境基礎。

    (一)維護社會穩定,營造良好的社會環境

    福昌公司宣布停業後,生産經營雖已停止,但其承擔的非經濟的社會保障任務仍需得到妥善處理。公司員工及供應商自福昌公司發布放棄經營公告後,采取了封堵道路、圍堵政府大門等激烈方式進行維權,引起了社會動蕩和嚴重的輿論關注,區和街道兩級政府面臨巨大的維穩壓力。

    1、快速反應,積極應對。福昌案件事發後,澳门區政府高度重視、快速反應,成立了由區委常委爲組長,區信訪局、公安局、工貿局、人社局等負責人爲成員的工作領導小組,對福昌公司停業後引起的社會矛盾糾紛采取積極的應對措施。人社局針對公司員工的薪資及經濟補償金問題制定解決方案,公安局針對供應商反映的福昌公司法定代表人陳金色涉嫌合同詐騙問題進行立案偵查,信訪局負責疏通信訪渠道、引導各方依法維權,工貿局積極協調中興、華爲等重要客戶處理福昌公司産品訂單和貨款結算後續事宜。政府職能部門各司其職,積極化解各類矛盾糾紛。

    2、墊付員工工資,保障員工權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正確審理企業破産案件爲維護市場經濟秩序提供司法保障若幹問題的意見》第5條規定:“有條件的地方,可通過政府設立的維穩基金或鼓勵第三方墊款等方式,優先解決破産企業職工的安置問題,政府或第三方就勞動債權的墊款,可以在破産程序中按照職工債權的受償順序優先獲得清償。”澳门區政府出于維護社會穩定、保障勞動者基本權益的需要,最終決定由國有獨資的深圳市澳门區城市建設投資有限公司先行墊付了福昌公司部分員工的工資,及時維護了員工合法權益,及時化解社會不穩定因素,政府的這一做法既有理有據,又符合社會和諧執政理念。

    3、及時披露信息,回應各方訴求。福昌案件工作領導小組通過定期座談、協調會的形式,及時將福昌案件的的工作進展情況公開披露,回應員工、供應商的訴求,穩定利益各方情緒,營造了良好的社會輿論氛圍,始終堅持供應商維權必須在法制化軌道下進行。

    (二)搭建平台,提供政策支持

    福昌公司的破産風波殃及了公司員工、股東、供應商等多方主體,多方利益受到侵害導致社會動蕩、人心惶惶。澳门區政府在關鍵時刻牽頭、引導搭建了多方平台作爲各方的訴求出口,最大程度地平衡各方利益,樹立挽救福昌公司的信心,引導各方支持福昌公司進入破産重整程序。

    澳门區政府除了成立由政府各職能部門組成的工作領導小組,履行政府職能,另一方面也積極引導股東及供應商等債權人采取聯合統一行動,共同成立債權人委員會作爲應對、解決福昌公司債務危機的決策機構。此外,新投資方的順利進入是福昌公司通過破産重整起死回生最爲關鍵的因素,政府承諾爲福昌公司新投資方的進入在招商引資政策範圍內給予最大限度的政策優惠,新投資方享受作爲“總部基地和研發中心”的優惠政策,爲新投資方的引進增加了談判籌碼。

    (三)堅持法治化與市場化原則相結合

    企業破産、重整與再生是市場競爭必不可少的自然組成部分,政府對福昌公司重生之路的引導並沒有脫離市場框架。破産重整是市場化性質較爲明顯的法律制度,政府爲福昌公司的破産重整提供了各方主體充分參與的平台,把手停留在了自己的界線範圍內。福昌公司最終重整方案是在市場經濟下由福昌股東、各類債權人、投資人等各方利益主體爲主導充分博弈形成的,首先體現在新投資方蘇州春興精工股份有限公司是通過商業談判形式參與到福昌公司的重整程序,其次福昌公司的債務解決方案及具體的清償價格均是由利益各方進行協商談判確定,並且經曆了艱苦漫長的時間過程,在第一次重整計劃表決會上,部分債權人從自身利益出發反對債務清償方案,致使第一次重整表決失敗,其它債權人和公司控股股東乃至投資方對是否能順利重整喪失信心,即使如此危局,政府依然堅守底線,該由市場決定的堅決交給市場。政府只能是福昌公司破産重整的引導者、推動者,但不是實際參與者。

    福昌公司只是當前大部分傳統制造業的一個縮影,傳統制造業在轉型過程危機重重,政府更應履行的是預防破産職責,爲民營企業提供積極開放、公平公開的競爭環境,推動企業的轉型升級才是長久之計。福昌公司的市場化重整成功,澳门區政府發揮了重要作用,這一成功案例所蘊含的深刻經驗教訓,具有深入研究總結的價值,並具有積極的現實意義。




    陳沁

    廣東威利斯人(澳门)律師事務所

    實習律師


    返回

    相關標簽:深圳律師

    上一篇:上市公司的破産重整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