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rpqbsc369"><legend id="liaqcc769"></legend></em><th id="kgzulv823"></th><font id="tpimdv865"></font>
  •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深圳律師

    廣東威利斯人(澳门)律師事務所

    聯系人:周小姐

    手  机:18126265366

    电  话:0755-89750818 

    传  真:0755-89750828

    邮  箱:hslg@huashang.cn

    网  址:www.huashangsz.cn

    地  址:深圳市龙岗区中心城龙福

            路榮超英隆大廈A座12層


    查看本所交通地圖和交通路線
    • 我要咨询律师

    債務人欠債不還卻轉移財産,債權人如何行使撤銷權?

    發布日期:2017-07-13 來源:澳门威利斯人


    【裁判要旨】

    債權人撤銷權制度,是法律賦予債權人維護自己合法債權的重要措施。債權人在掌握債務人轉移處置財産的相關證據後,要依法提起撤銷權訴訟,以維護自身的法律權益。在司法實踐中債權人是否符合我國合同法規定的撤銷權行使要件常常成爲案件爭議焦點,需要審判人員慎重予以裁斷。

    案号 一审:(2015)深福法民二初字第6169号 二审:(2016)粤03民终7711号


    【案情】


    原告(上訴人):深圳市某機電設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機電公司)

    被告(被上訴人):深圳市某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投資公司)

    被告(被上訴人)廣州某管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管業公司)


    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查明:由原告提交的[2011]深仲裁字第104號裁決書,裁決由投資公司于裁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支付原告2197822.67元。2011年6月16日,原告向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投資公司履行裁決義務[案號是(2011)深福法執字第3826號],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在執行中扣劃了被告投資公司銀行存款並將執行款719395.31元支付給原告,後依據(2013)深福法執恢字第462-2號將投資公司名下粵B1819T號小汽車作價21萬元交付原告抵償本案部分債務,原告尚有債權共計126萬余元未獲得投資公司清償。

        

      另查,2015年1月4日两被告签订了和解协议,约定管业公司向投资公司支付188万元,管业公司按照本协议付清全部款项后,双方之间的所有纠纷应告终结,管业公司不再承担其他赔偿责任。投资公司不得再以任何理由和任何方式向管业公司主张任何权利,否则投资公司应无条件返还管业公司已付的所有款项;本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均确认没有欺诈、胁迫、引诱或趁人之危等不诚实之情形。两被告负责人均在和解协议中签字盖章。中国建设银行花都支行的对公活期存款交易明细表载明,2015年1月7日管业公司以支票方式向投资公司支付款项共计188万元。

        

      再查,2015年1月29日,本院向管业公司发出一份履行通知书,要求管业公司不再向投资公司支付款项义务。但是,两被告之间已达成了和解协议,且管业公司已向投资公司付款188万元。

        

      原告机电公司诉称,2011年3月9日,深圳仲裁委员会就原告机电公司与被告投资公司购销合同纠纷一案作出[2011]深仲裁字第104号裁决书,裁决由投资公司于裁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机电公司2197822.67元。2011年6月16日,机电公司向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投资公司[案号是(2011)深福法执字第3826号],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在执行中扣划投资公司银行存款并将执行款719395.31元支付给机电公司,后又将投资公司名下粤BJ819T号小汽车作价21万元交付机电公司抵偿本案部分债务,并扣划投资公司银行存款并将执行款719395.31元支付给机电公司。至此,被告投资公司共向原告机电公司支付执行款项929395.31元,剩余债务至今仍未得到执行。

        

      2013年1月5日,投资公司以管业公司、案外人深圳市菲利达实业有限公司作为涉案产品的生产商及销售商提供的产品存在质量问题为由,向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提起产品责任纠纷之诉[案号是(2013)深福法民二初字第669号],原告机电公司作为第三人参与了本案诉讼。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后,投资公司和管业公司均不服提起上诉,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12月16日作出(2013)深中法民终字第219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撤销广东省福田区人民法院(2013)深福法民二初字第669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二、变更广东省福田区人民法院(2013)深福法民二初字第669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上诉人司管业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上诉人投资公司2560008.67元;三、驳回上诉人投资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30800元,由上诉人投资公司负担4500元,上诉人管业公司负担263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7774.55元,由上诉人投资公司负担1174.55元,上诉人管业公司负担6600元。”无论是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还是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均在本案判决书中明确记载了[2011]深仲裁字第104号仲裁裁决记载事项、查明事实、仲裁庭意见以及该裁决书的执行情况,且认定[2011]深仲裁字第104号裁决书可以作为本案的裁决依据。故对于上述裁决书确定的原告机电公司对投资公司享有2197822.67元的债权,被告管业公司是明知的。

        

       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深中法民终字第2192号民事判决生效后,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向被告管业公司发出履行通知书,要求被告管业公司直接向原告机电公司履行(2013)深中法民终字第2192号民事判决确定的对被告投资公司所负的债务,即将赔偿款2560008.67元、一审案件受理费26300元(合计2586308.67元)支付至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的执行款账户,不再向被告投资公司支付。管业公司提出执行异议,称两被告已于2015年1月4日就(2013)深中法民终字第2192号案的赔偿问题达成并签署《和解协议书》,双方同意被告管业公司向被告投资公司一次性支付人民币188万元赔偿款结案,被告管业公司已于2015年1月6日向投资公司出具一张金额为188万元的支票,且投资公司已实际于2015年1月7日收到全部款项,故对(2013)深中法民终字第2192号民事判决书确定的付款义务被告二管业公司已实际履行完毕,无需向原告机电公司履行任何付款义务。而至今为止,被告投资公司也未再向原告机电公司履行[2011]深仲裁字第104号裁决书确定的任何付款义务。

        

     原告認爲,對于[2011]深仲裁字第104號裁決書確定的原告機電公司對被告投資公司享有2197822.67元的債權,除929395.31元被法院強制清償外剩余債權至今未獲清償,且被告投資公司已停止經營、瀕臨破産,被告管業公司是明知的。在此情況下,兩被告仍在原告不知情的情況下擅自私下達成並簽署《和解協議書》,投資公司放棄對管業公司享有的70余萬元到期債權,雙方同意以188萬元了結此案,且投資公司至今亦未清償對原告的債務,可見兩被告借和解協議的行爲導致了被告投資公司對原告償債能力的降低,損害了原告機電公司的合法權益,致使原告機電公司對被告投資公司所享有的債權至今無法實現。綜上,請求法院判令:1、撤銷兩被告簽訂的《和解協議書》;2、本案的訴訟費用由兩被告承擔。

        

      被告管业公司答辩称,我方认为原告并无权提起本次撤销权纠纷诉讼,因为原告援引的福田法院一审判决中原告并非是享用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该诉讼的当事人是被告投资公司和被告管业公司;即使法院认为原告有权提起本案撤销权纠纷诉讼,也应驳回原告的所有诉讼请求,因为根据合同法的规定,因为债务人放弃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务人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并且受让人知晓该情形的,债权人可以请求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撤销权行使范围以债权人的债权为限,本案中债务人投资公司并没有放弃到期债权,而是通过与管业公司友好协商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达成了和解协议,管业公司也按照和解协议于2015年1月7日向被告投资公司付清和解协议款,且和解协议款明显超出投资公司应该向原告履行的剩余的债权,两被告和解并没有损害原告的权益。


    投資公司沒有提交書面答辯狀,且缺席法庭審理。


    【審判】


    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認爲,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七十四條“因債務人放棄其到期債權或者無償轉讓財産,對債權人造成損害的,債權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撤銷債務人的行爲。債務人以明顯不合理的低價轉讓財産,對債權人造成損害,並且受讓人知晓該情形的,債權人也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撤銷債務人的行爲。”投資公司與管業公司簽訂的和解協議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沒有違反法律和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原告認爲,兩被告達成和解協議後,由于約定付款數額低于實際付款數,會導致投資公司對原告的債務清償能力下降,以至于侵害原告的實際受償利益,但管業公司已于2015年1月7日向投資公司依約履行了付款義務共計188萬元,故投資公司並非是以不合理的低價放棄到期債權,且管業公司實際償還數額高于投資公司尚欠原告欠款數額,投資公司仍有能力償還所欠原告債務,兩被告達成的和解協議並未損害原告對投資公司享有的債權,只要投資公司是否清償原告欠款與本案撤銷權無關。管業公司收到(2014)深福法執恢字第208號履行通知書是于2015年1月29日,而管業公司已于2015年1月7日將和解協議約定的款項支付給被告投資公司,故兩被告不存在惡意串通的情形,即雙方達成的和解協議真實有效。據此,判決駁回原告機電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

        

         一审宣判后,原告机电公司不服,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机电公司上诉称:本案应当适用我国合同法第七十四条第1款的规定,被上诉人投资公司放弃对被上诉人管业公司享有的706308.67元到期债权,导致其责任财产及偿债能力降低,上诉人对被上诉人投资公司享有的债权未获清偿,上诉人即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撤销两被上诉人达成的《和解协议书》,撤销投资公司放弃对管业公司706308.67元到期债权的行为。原审判决根据我国合同法第七十四条规定认为被上诉人投资公司并非以不合理低价放弃到期债权,以两被上诉人的和解款项高于上诉人未获清偿的执行款为由认为上诉人的利益没有受到损害,以及以两被上诉人在达成和解协议时间早于人民法院向管业公司发出协助履行通知之前为由认为两被上诉人不存在恶意串通的情形,据此驳回上诉人关于要求撤销两被上诉人签订的和解协议书的诉求,适用法律条款错误,认定错误。

        

         1、根据我国合同法第74条规定“因债务人放弃其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债务人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并且受让人知晓该情形的,债权人也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可知,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共有三种:一是债务人放弃其到期债权,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二是债务人无偿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三是债务人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并且受让人知晓该情形的。债务人存在上述任何一种行为的,债权人均可申请人人民法院予以撤销,且对于债务人的前两种行为,人民法院撤销并不需要“受让人知晓该情形”。


     本案中,原審判決在適用我國合同法第74條裁判時並未區分上述情形,而是以兩被上訴人的行爲並不具備該條規定的所有情形爲由駁回了上訴人的訴訟請求。即原審判決以被上訴人投資公司對管業公司享有的到期債權爲258萬余元而放棄的到期債權爲70余萬元爲由,認爲被上訴人投資公司並非以不合理低價放棄到期債權,以兩被上訴人的和解款項高于上訴人未獲清償的執行款爲由認爲上訴人的利益沒有受到損害,以及以兩被上訴人在達成和解協議時間早于人民法院向管業公司發出協助履行通知之前爲由認爲兩被上訴人不存在惡意串通的情形,據此駁回上訴人關于要求撤銷兩被上訴人簽訂的和解協議書的訴求,適用法律條款明顯錯誤。

        

        2、根据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就两被上诉人产品责任纠纷案件于2014年12月16日作出的(2013)深中法民终字第2191号民事判决书,被上诉人投资公司对被上诉人管业公司享有2586308.67元的到期债权。两被上诉人在未知会上诉人(该案第三人)的情况下私下以188万元达成和解,被上诉人投资公司放弃了对被上诉人管业公司706308.67元的到期债权。此时,被上诉人投资公司已经停止经营、濒临破产,并被记载入经营异常名录及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被上诉人投资公司上述放弃到期债权的行为直接导致其公司的责任财产减少,偿债能力降低。且被上诉人投资公司至今仍有126万余元(尚不包括逾期利息)未向上诉人清偿,上诉人的利益实实在在受到损害。

        

       对此,《合同法》第74条第1款明确规定,“因债务人放弃其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


    根據上述《合同法》的規定,可知只要債務人符合如下兩點:1、債務人放棄到期債權或者無償轉讓財産;2、對債權人造成損害,債權人既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撤銷債務人的行爲。本案中兩被上訴人達成的和解協議,被上訴人投資公司放棄對被上訴人管業公司的706308.67元元到期債權,且上訴人對投資公司至今仍有126萬元余萬未獲清償,上訴人的利益受到損害,人民法院應當撤銷被上訴人投資公司放棄到期債權的行爲。原審判決僅以兩被上訴人達成的和解款項高于被上訴人投資公司尚欠上訴人的款項兩項,即得出上訴人的利益未受到損害,是非常明顯的錯誤認定。


    3、被上訴人投資公司在明知對被上訴人管業公司享有2586308.67元的到期債權,卻主動放棄706308.67元,且拒不清償拖欠上訴人的執行款項,其簽訂和解協議以逃避債務的主觀惡意明顯。被上訴人管業公司明知上訴人系産品責任糾紛案件的第三人,且明知上訴人已經對被上訴人投資公司向原審法院申請了強制執行,並在法院對投資公司多次采取強制執行的情況下投資公司仍有126萬余萬(不包括逾期利息)拒不清償,被上訴人投資公司又已經停止經營、瀕臨破産,並被記載入經營異常名錄及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仍在未知會上訴人的情況下與被上訴人投資公司私下達成和解協議,將和解款項支付給投資公司,對上訴人執行款項至今未獲清償存在明顯的主觀過錯。而且,退一萬步說,即使不論被上訴人對達成和解協議是否存在惡意串通的主觀故意,依據公司法第74條第1款規定,人民法院亦應當撤銷兩被上訴人達成的關于被上訴人投資公司放棄對管業公司706308.67元到期債權的和解協議書。


    投資公司未作答辯。


    管業公司答辯稱:管業公司同意一審判決。1、管業公司與投資公司通過平等協商一致達成的和解協議,並無惡意串通,是雙方和解的結果,合法有效。而且,管業公司已經按照和解協議約定于2015年1月7日支付了188萬元的和解款給投資公司和解協議已經履行完畢。2、機電公司認爲精通原公司放棄了到期債權,但是管業公司認爲行使撤銷權,不僅需要債務人放棄債權,而且需要符合放棄債權對債權人造成損害這一結果,而管業公司和精通原公司達成和解,和解款項是188萬元並沒有損害債權人的利益,相反足夠投資公司支付機電公司未清償債務126萬元,投資公司收取和解款後,不履行對機電公司的債務,並不能導致和解協議無效。


    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原審判決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另查明,(2013)深中法民終字第2192號判決中記載,投資公司需支付機電公司2197822.67元,且案件已經進入強制執行程序,執行扣劃了投資公司銀行存款729086.31元,扣除執行費後已經支付給機電公司。精通園公司自認因爲強制執行無法經營,瀕臨破産。該案件管業公司爲上訴人(原審被告)。


    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爲,投資公司與管業公司的債權債務經過本院終審判決[(2013)深中法民終字第2192號]認定,管業公司須支付投資公司2560008.67元,且判決書當中投資公司所欠機電公司的債務2197822.67元也有明確闡述,投資公司自認因爲強制執行無法經營、瀕臨破産,管業公司作爲該案件當事人對此均是明知的。在此情況下,投資公司與管業公司簽訂《和解協議書》,將管業公司所欠投資公司債務以188萬元了結,投資公司放棄了約70萬元債權。在投資公司的債權人機電公司不知情的情況下,管業公司通過開具支票的方式,私下向投資公司還款,且投資公司未向機電公司償還,導致機電公司的債權得不到清償,損害了機電公司的利益。投資公司的行爲已經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七十四條規定的情形,機電公司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撤銷投資公司的行爲。因此,機電公司關于撤銷投資公司與管業公司之間的《和解協議書》的主張有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予以支持。管業公司在扣除已歸還的款項後,仍需按照本院(2013)深中法民終字第2192號判決確定的內容履行義務。原審判決處理結果有誤,應予糾正。據此,判決:一、撤銷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2015)深福法民二初字第6169號民事判決;二、撤銷投資公司與管業公司簽訂的《和解協議書》。

    【評析】


    債權人撤銷權是指債權人對于債務人所爲的有害于債權人的債權,債權人可依法請求法院予以撤銷的權利。我國合同法對債權人撤銷權做出了明確規定,改法第七十四條和七十五條規定對債權人撤銷權的行使條件做出了明確規定。債權人撤銷權制度屬于債的保全制度,是打擊債務人逃避債務行爲,維護債權人合法權益的有力武器。


    本案中,機電公司是否有權撤銷投資公司與管業公司簽訂的《和解協議書》,撤銷投資公司放棄到期債權約70萬元的行爲。筆者認爲,回答上述問題要從債權人撤銷權行使要件和行使期間進行分析。根據我國合同法第七十四條、第七十五條的規定,債權人撤銷權的行使要件可以歸結爲如下五點:


    1、享有撤銷權的主體是債權人,該債權人對債務人享有合法有效的債權。這是債權人行使撤銷權的前提條件。本案中,機電公司對投資公司享有的債權已經經過深圳仲裁委員會的生效裁決予以確認,且投資公司經法院強制執行後欠付機電公司的債務仍未全部清償,機電公司作爲債權人行使撤銷權的前提條件已經成就。


    2、債權人可以訴請撤銷的是債務人的行爲,該債務人必須實施了處分財産的行爲,具體包括三種情形:一是債務人放棄其到期債權,對債權人造成損害的;二是債務人無償轉讓財産,對債權人造成損害的;三是債務人以明顯不合理的低價轉讓財産,對債權人造成損害,並且受讓人知晓該情形的。即在無償受讓財産的情況下,無論第三人是否存有惡意,債權人都可以行使撤銷權。只有在以不合理低價受讓財産的情況下,出于維護交易秩序,保護善意第三人的考慮,債權人在行使撤銷權時需舉證證明第三人明知債務人的處分行爲會導致其債權人的債權受損。而且,只要債權人舉證證明受讓人于受讓時明知債務人以明顯不合理低價轉讓或無對價轉讓,即可推定受讓人已知債務人的轉讓行爲對債權人的債權有害。


    本案中,投資公司與管業公司簽訂《和解協議書》,將管業公司所欠投資公司債務以188萬元了結,投資公司放棄了約70萬元債權,屬于“放棄到期債權”的情形,原審判決在適用我國合同法第74條裁判時並未區分上述情形,以投資公司的行爲不屬于“以不合理低價”、“放棄到期債權”兩種情形駁回機電公司訴求,適用法律不當。而且一審法院要求機電公司對投資公司與管業公司惡意串通承擔舉證責任,舉證責任分配不當。二審法院以管業公司明知投資公司欠付機電公司的債務未能清償,卻私下與投資公司和解並支付和解款項,導致機電公司的債權得不到清償,損害了機電公司的利益,舉證責任分配正確。


       3、债务人处分财产的行为有害于债权人的债权,债务人才能行使撤销权。假如 债务人在实施处分财产的行为后仍具备债务的清偿能力,则不能认定债务人的财产处分行为有害于债权的实现。这就涉及举证责任分配问题。通常债权人只需要举证证明债务人存在实施财产处分的行为可能危及债权的实现,再由债务人反证其有资力偿还债务,如不能反证,则债权人即可行使撤销权。


        本案中,投资公司在(2013)深中法民终字第2192号案件审理过程中已经确认因机电公司申请法院强制执行而无法经营,濒临破产,且欠付机电公司的债务未能清偿。在此情况下,投资公司与管业公司签订《和解协议书》,将管业公司所欠投资公司债务以188万元了结,投资公司放弃了约70万元债权。管业公司私下向投资公司还款,且投资公司未向机电公司偿还,导致机电公司的债权得不到清偿,机电公司的债权已经受到损害。二审法院作为上述认定,无疑是正确的。


        4、债权人行使撤销权的范围,应以债权人的债权为限。法律赋予债权人撤销权的目的是为了保障债权的顺利实现,但并不意味着债权人可以凭借撤销权对债务人所有财产处分行为进行任意干涉,债权人行使撤销权只能以自身享有的债权为基础提起撤销权之诉,撤销的财产处分行为的范围也只能及于债权的范围。本案中,二审法院认定撤销投资公司与管业公司签订的《和解协议书》,但同时鉴于管业公司欠付投资公司的债务数额高于机电公司所享有的债权数额,且管业公司已经实际支付了188万元和解款项,故二审法院明确管业公司在扣除已归还的款项后,仍需按照本院(2013)深中法民终字第2192号判决确定的内容履行义务,是适当的。


    5、債權人行使撤銷權,應在法定的除斥期間內行使。根據我國《合同法》,撤銷權自債權人知晓或應當知晓撤銷事由之日起一年內行使。自債務人的行爲發生之日起五年內沒有行使撤銷權的,該撤銷權消滅。此項規定的兩個期限均爲除斥期間,不適用訴訟時效的中止、中斷以及延長的規定,超過除斥期間,撤銷權消滅。


    綜上,機電公司請求法院撤銷投資公司和管業公司簽訂的《和解協議書》符合法律規定要件,並未超過法律規定的除斥期間。


    文:崔艳玲 專職律師

    1494987746557198.jpg

    返回

    相關標簽:威利斯人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