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rpqbsc369"><legend id="liaqcc769"></legend></em><th id="kgzulv823"></th><font id="tpimdv865"></font>
  •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深圳律師

    廣東威利斯人(澳门)律師事務所

    聯系人:邱小姐

    手  机:13316872536

    电  话:0755-89750818 

            0755-89896692

    传  真:0755-89750828

    邮  箱:hslg@huashang.cn

    网  址:www.huashangsz.cn

    地  址:深圳市龙岗区中心城龙福

            路榮超英隆大廈A座12層


    查看本所交通地圖和交通路線
    • 我要咨询律师

    “夫妻檔”“父子兵”類型有限責任公司股東是否能夠回避公司債務的連帶責任?

    發布日期:2019-02-01 來源:澳门威利斯人

    自我國《公司法》于2005年第三次修訂以來,一人有限公司公司正式成爲我國有限責任公司的設立形式之一。在公司對外的責任承擔問題上,我國《公司法》第三條規定“公司是企業法人,有獨立的法人財産,享有法人財産權。公司以其全部財産對公司的債務承擔責任。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以其認繳的出資額爲限對公司承擔責任”,在有限責任公司股東以認繳的出資額爲限對公司債務承擔責任的大原則下,針對一人有限責任公司的責任債務問題,爲避免股東利用公司的有限責任逃避債務,我國《公司法》第六十三條特別規定“一人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不能證明公司財産獨立于股東自己的財産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我國《公司法》第五十七條對一人有限責任公司進行了定義“本法所稱一人有限責任公司,是指只有一個自然人股東或者一個法人股東的有限責任公司。”故爲避免一人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面臨巨大的法律風險,很多自然人轉而設立“夫妻檔”、“父子兵”類型的非一人有限責任公司。

    1.jpg

    (Photo by Natalya Zaritskaya on Unsplash)

    那麽“夫妻檔”、“父子兵”類型的有限責任公司是否存在像一人有限責任公司股東爲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的風險呢?

    根據現有法院判例可知:“夫妻檔”、“父子兵”類型有限責任公司,未提供財産分割證明,雖然存在兩個自然人股東,但實質爲一人公司,股東不能證明財産獨立的,應當承擔連帶責任。判例如下:

    1、廣東省深圳市寶安區人民法院,東莞市長銘電子有限公司與黃添仁、深圳市紅雨傘科技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一案,案情:原告東莞市長銘電子有限公司與被告紅雨傘公司于2014年7月年至2015年7月期間有交易往來,被告紅雨傘公司成立于2013年7月16日,企業類型爲有限責任公司,股東爲黃添仁,賴曉燕,注冊資本50萬元,其中黃添仁出資45萬元,賴曉燕出資5萬元。黃添仁與賴曉燕系夫妻關系,于2004年12月17日登記結婚。一審民事判決書[(2017)粵0306民初1881號]認爲:


    關于原告訴請被告黃添仁就被告紅雨傘公司的貨款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問題,本院認爲,被告紅雨傘公司出資人的財産爲夫妻共同財産,其出資體是單一的,實質是一人公司,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六十三條的規定,黃添仁應證明公司財産獨立于其自己的財産,否則應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現黃添仁未舉證證明其個人財産獨立于其公司財産,應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後果。原告要求被告黃添仁就被告紅雨傘公司的貨款承擔連帶責任合法有據,本院予以支持。


    2、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原审原告)意隆贸易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经宇服装有限公司、盘才清、李琼珍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8)粤01民终13451号] 本案二审阶段的争议焦点为盘才清、李琼珍是否应对经宇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根据婚姻登记信息可知,盘才清与李琼珍于2006年6月26日登记结婚,属夫妻关系。二人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出资设立了经宇公司。虽然工商登记资料显示盘才清出资80000元、李琼珍出资20000元,但是在二人未约定财产各自独立且未特别声明以各自财产出资的情况下,二人的出资应视为以夫妻共同财产出资。

    基于此種原因,經宇公司的股權應屬于夫妻二人共同所有,二人基于股東身份從經宇公司獲得的收益也屬于夫妻共同財産。因此,雖然經宇公司名義上是二人投資的有限責任公司,但是由于二人的財産依法構成了不可分割的整體,兩個股東的出資實爲同一家庭財産,股權收益也屬于夫妻共同財産,經宇公司的股權實際處于一個所有權的控制之下,經宇公司應視爲一人公司。

    假如 僅僅因爲經宇公司形式上有兩位股東,而忽視了其出資的同源性,將之視爲普通的有限責任公司,有違公平原則,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亦會被濫用,顯然不利于保護交易相對方的合法權益、不利于維護市場交易安全與穩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六十三條規定:“一人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不能證明公司財産獨立于股東自己的財産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盤才清、李瓊珍二人經原審法院合法傳喚,無到庭應訴,也未舉證證明公司財産獨立于股東自己的財産,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後果,對經宇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3、陝西省略陽縣人民法院,略陽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與略陽縣聚強工貿有限公司、王強、宋曉雨、略陽縣誠泰工貿有限公司、高輝軍、宋茜借款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2016)陝0727民初414號]認爲:


    《公司登記管理若幹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三條:家庭成員共同出資設立有限責任公司,必須以各自的財産作爲注冊資本,並各自承擔相應的責任,登記時需要提交財産分割的書面證明或者協議。

    被告王強、宋曉雨在設立略陽縣聚強工貿有限責任公司時,以夫妻共同財産出資,未向公司登記管理部門提交分割財産的證明。該公司出資人的財産爲夫妻共同財産,其出資體是單一的,實質爲一人公司。《公司法》第六十三條規定:一人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不能證明公司財産獨立于股東自己的財産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4、陝西省略陽縣人民法院,略陽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與漢中李念農業科技有限公司、李柯銳、李秀柏、李卿、略陽縣睿軒農業發展有限公司,略陽縣毫翔農業發展有限公司、譚飛、陳皓借款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2016)陝0727民初684號]認爲:


    根据《公司登記管理若幹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三條:家庭成員共同出資設立有限責任公司,必須以各自的財産作爲注冊資本,並各自承擔相應的責任,登記時需要提交財産分割的書面證明或者協議。被告李秀柏与李柯锐系父子关系,在设立李念公司时,未向工商部门提交分割财产的证明。该公司出资人的财产为家庭成员共同财产,其出资体是单一的,实质为一人公司。


    《公司法》第六十三條規定:一人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不能證明公司財産獨立于股東自己的財産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因此,原告略陽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要求被告李柯銳、李秀柏承擔連帶還款責任的訴訟請求,符合法律規定,本院予以支持。


    那麽實踐中如何避免股東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呢?


    1

    “夫妻檔”、“父子兵”有限責任公司在設立登記之時,必須嚴格按照《公司登記管理若幹問題的規定》,登記時需要提交財産分割的書面證明或者協議,此方面是區別是否爲一人有限責任公司的關鍵證據。

    假如 第一條沒有做好,將面臨和一人有限責任公司股東同樣的法律風險,接下幾條務必完善:


    2

    公司必須建立、健全財務制度,實現公司賬務與賬務(家庭賬務)分離,避免公司賬戶與個人賬戶混同使用。在實際經營管理過程中,應當保留各種財務憑證,對于投資、預決算、虧損彌補、股東分紅等各環節都要有書面決議及相應財務憑證,公司業務經營也不能以股東個人名義進行。


    3

    公司應當根據《公司法》的相關規定,在每一會計年度終了時編制財務會計報告,並經會計師事務所審計。定期聘請中介機構對公司進行審計,這是證明股東個人財産與公司財産獨立的有力證據。


    4

    “夫妻檔”、“父子兵”有限責任公司股東在連帶責任涉訴案件中,必須積極承擔舉證責任,證明公司財務沒有與股東財務混同,股東財務之間互相獨立,否則股東就要承擔敗訴,爲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的法律風險。

      

        综上,各股东不能抱着侥幸的心理,以股东人数非一个自然人为由而逃避承担公司债务的连带责任,只有在设立时严格按照登记规定提供家庭成员间的财产分割文书,规范经营和管理,在涉诉案件中积极承担举证责任,才能防范股东们的法律风险。


    文/崔豔華

    崔豔華

    崔豔玲律師團隊






    返回

    相關標簽:深圳律師